Home / Auto / 以方向盤對話的父子 — 陳文閣 X 陳意凡

以方向盤對話的父子 — 陳文閣 X 陳意凡

 

           孩子是我們生命的延續,你想為自己與孩子,留下什麼樣的共同回憶?
         有些人選擇旅行、有些人則是培養共同嗜好。
         陳文閣與陳意凡這對父子檔,卻是在賽車場上、在同場競技中,

發展出充滿速度與熱情的父子關係。

         他們用方向盤對話,寫下無人能取代的回憶。

 

TEXT:Roger Wang

PHOTO:Roger Wang、陳文閣、陳意凡、Benson Tsai、錦龍車隊、Porsche Carrera Cup Asia

 

 

         二年前,陳意凡還在英國攻讀金融與會計學位,那年趁著學校放暑假,陳文閣帶著陳意凡去了一趟泰國,父子一同參加Porsche Carrera Cup Asia年度第七、第八回合的賽事。這是陳意凡第二次參加Porsche Carrera Cup Asia(第一次是2014年馬來西亞站),但他的冷靜沉穩的表現卻猶如一位賽場老將,接連拿下這兩回合的B組冠軍,他第一次站上Porsche Carrera Cup Asia的頒獎台,領取的就是冠軍獎盃。
        這場比賽結束不久,我趁著陳意凡還沒回英國的空檔,約了這對賽車父子檔聊聊。當時的陳文閣談到兒子的好表現,神情中充滿身為父親的驕傲,但同時又不希望賽車這件事成為兒子的壓力,也不希望他以賽車為職業。
        二年後,陳意凡代表香港KLM錦龍車隊參加了2017 Porsche Carrera Cup Asia全年度賽事,全力進擊新開的Pro AM組(取代過去B組),並且拿下2017年該組年度冠軍。
        陳文閣是2004年Porsche Carrera Cup Asia B組冠軍,相隔13年,兒子陳意凡贏得同一賽事、同一級別的年度冠軍,看起來,這是一個完美的交棒!!

 

賽車 是這家人情感的強力鏈結

 

        你們父子是怎麼愛上賽車的?
        「因為我自己喜歡玩車,所以意凡從小就跟著我到處跑,我到哪裡比賽,就帶著他去看。像我2003、2004年跑2004年Porsche Carrera Cup Asia,意凡也去看我比賽。這樣耳濡目染下,他自然也對賽車充滿興趣。」陳文閣說。「我35歲才有了意凡這個孩子,我看到很多家庭裡,孩子們隨著年齡增長,與父母之間的關係也會越走越遠……,所以當意凡從小開始玩Gokart的時候,我就想,我們父子都對賽車有興趣,或許這就是凝聚我們父子感情的一個共同嗜好。」
        「很多人都說我是刻意栽培意凡成為賽車手的。其實我讓他去賽車的出發點,真的是想作為維繫父子間感情的共同興趣。所以只要他有空、我有空,我們就一起去賽車。而且我出發前都會跟他說清楚,比贏、比輸都沒有關係,盡力就好,盡情享受就好。」「我也希望他在賽車中鍛鍊心智、磨練一下挫折忍耐力,不要計較眼前得失,而是要督促自己能不斷的提升與進步,這才是對他有日後有幫助的心態。」

        其實嚴格來說,賽車所發揮的感情鏈結作用,不是只有將陳文閣與陳意凡這對父子緊緊的連在一起,家裡的女主人,更是這兩位賽車手背後最大的支持力量。這家人很常出國旅行,但他們有別於其它家庭安排的出國觀光度假行程,他們是「Racing Travel賽車旅行」,賽車日就是他們的家庭日。「我老婆多年以來ㄧ直陪著我們父子賽車,同一個賽車場去了N遍,行程卻總是飯店到賽車場,賽車場到飯店,沒有逛街逛百貨公司,而她卻總是甘之如飴,謝謝妳,辛苦妳了!」陳文閣感性地說。他還在FB上PO過這段老婆感謝文:「15年前跟15年後,賽車場的情景一樣,只是要陪的人,從老公變成寶貝兒子,賽車場上的所有榮耀,妳有一半的功勞,真是辛苦妳了!」,不過另一位資深車手盧政義就在這則PO文下方留言修正了陳文閣的說法:「在我看來大嫂有100%的功勞,因為她支持兩位賽車手 。」我也覺得盧政義的說法才是對的。

        媽媽對孩子投入賽車不會擔心嗎?
        「怎麼不會?!我還記得意凡小時候剛開始比Gokart的時候,孩子的媽看到意凡和對手在場上纏鬥,她在場邊一邊緊張、一邊打我,罵說都是你啦!都是你叫他去玩這麼危險的東西!!不過,一次兩次之後,她也看到我們都有做好安全防護,她就比較沒那麼擔心了。」
「賽車就是你要冷靜、不能衝動、不能莽撞,意凡的個性就很沉穩,他可以耐得住性子、忍很久,看到最好的時機才發動攻擊。」陳文閣這麼說的時候,我覺得坐在我旁邊的陳意凡不只沉穩,他甚至還有點安靜的過頭。他的FB照簿裡的照片,似乎都是沒有笑的酷酷表情,很難得找到一張有笑容的。這一點,可能是他和總是帶著笑臉的老爸陳文閣,最不像的地方。

 

從偶像到競爭者到精神支柱      永遠提醒他莫忘初衷

 

        小時候,陳文閣希望賽車能讓兒子享受駕駛的樂趣,孩子長大一點時,他還是提醒他莫忘初衷。
        2014年,他們父子一同參加台灣TSF大賽,輪流駕駛同一台賽車出賽,雖然這場比賽因為陳文閣輪胎設定錯誤、加上自己速度不夠快,使得他們這組父子檔只以第三名完賽。但他在賽後在FB留了一段話讓人很感動:「……我接棒之後, 由於我的單圈速度一直不夠快, 以致無法守住意凡爭取來的優勢, 才以第三名完賽, 是我拖累了意凡的好成績, 還好意凡賽後一點都沒責怪我, 還一直不斷的安慰我 !謝謝你,我親愛的小孩 ! 在十年之後, 爸爸總算完成了跟你共駕一部車比賽並且完賽的心願,你長大了 ! 你已經很清楚你的能耐絕對不比職業車手差, 但是我希望你仍然能夠一直保有謙卑的態度, 把賽車當娛樂而不是當競賽, 享受它帶給你的樂趣, 而不是為了追求勝利反而不快樂 !」

 

        2015年,陳文閣帶著陳意凡一起回到Porsche Carrera Cup Asia,這次父子一人一部Porsche GT3賽車,真正的同場競技。
        「我跟老婆說,奇怪,10年前我在起跑線上,等待紅燈滅、綠燈亮時,我的心跳加快,但視野、聽覺、思緒都變得無比清晰,但是10年後,我在起跑線上,卻完全沒有這種感覺,可能我的腎上腺激素都用完了!哈哈~」陳文閣說。「我知道我距離向熱愛的賽車告別的時間應該要到了,不過,這次我們父子一人一部賽車下場比賽,就是希望能夠創造屬於我們父子倆共同的回憶。」陳文閣父子用賽車交流感情、用賽車寫回憶,寫下讓車迷羨慕到爆炸、旁人難以模仿的人生。

        父子的關係一直都這麼好嗎?意凡有把爸爸當偶像嗎?
        陳意凡搖搖頭,但陳文閣馬上接話:「有啦!這幾天我為了這次採訪去翻老照片,結果看到你五年級的時候寫的日記說,爸爸是我的偶像!」
陳意凡也提出解釋:「好啦,就算有也是我剛開始開Gokart的時候,但是到了後來我們一起去比房車賽、方程式賽車的時候,你就是我的競爭者了!」聽到這,陳文閣馬上插話反擊一下:「開方程式的時候我還比你快!!」。
        人類的父系社會,父子就像老獅子與小獅子的關係,小獅子在老獅子的保護下成長,但長大了他會挑戰老獅子,爭取他自己的地位。還好,陳文閣、陳意凡這對父子不需要撕咬決勝負,大家就在賽場上一較高下!

 

賽場老將 vs.賽壇新秀

 

        陳文閣是2004年Porsche Carrera Cup Asia,B組冠軍。那是這項統一規格賽在亞洲地區舉辦的第二年,當年A組(職業組)、B(業餘組)組加起來有18部賽車,但2015年陳意凡去比的Porsche Carrera Cup Asia已經有28部賽車,競爭明顯更激烈了。談到過去的戰績,陳文閣謙虛的說:「可能當年比較少人玩賽車,而我比較幸運的拿到了比較好的成績。」其實,在那個時代,除非是有贊助商的職業車手,業餘車手要參與這種國際賽事,最基本的就是本身的口袋要夠深,除了那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不談,白手起家要拚到有辦法去玩賽車年紀也大了,所以身體還得要承受得了這樣的比賽強度。另外,當時玩賽車還要顧慮到社會上一些批評與家人的擔心,其實玩賽車玩的很辛苦。

 


        談到辛苦,陳文閣認為他那個年代和現在陳意凡在Porsche Carrera Cup Asia碰到的辛苦不一樣:「現在賽場上的年輕車手很多,而且因為Porsche在亞洲市場擴展快速,許多地區經商都想藉參加Porsche Carrera Cup Asia來進行宣傳,因此很願意重金禮聘歐洲年輕車手來為自家車隊爭取勝利,所以意凡現在面對的競爭對手,已經不是過去那種區域性的水準,而是與歐美最Top的技術水準。而就算是業餘組也與過去多是年紀大的參賽者不同,而是許多年輕的富二代、富三代,整個賽場都是年輕人的天下!」

 

陳意凡的賽車啟蒙之路

 

        小男孩應該沒有不愛車的,特別是如果有陳文閣這樣愛玩車的老爸時,不對汽車產生興趣哪肯定是基因突變。
        一張陳意凡兩歲大的照片:他不乖乖坐在玩具車上,而是趴在車上想像超人一樣在地面飛行,展現了他從小就對汽車的熱愛。
                 陳意凡的賽車啟蒙,是從五歲、六歲接觸Gokart小型賽車開始。陳文閣經常都帶他到大林小型賽車場去練習,當時大林小型賽車場的羅老闆看到有一些小朋友也開始玩Gokart,於是他舉辦了一個兒童組的Gokart年度系列賽,這算是陳意凡踏入賽車人生的啟蒙賽事。
                別看他年紀小小,他的速度是飛快的!8歲的他就拿下 Taiwan mini kart 冠軍 ( 2003年 )。

                    很快的,入門的小排氣量Gokart已經不能滿足陳意凡,為了更快,他開始嘗試125c.c.車型。但是當時並沒有足夠數量和他同年齡的小朋友,可以獨立成兒童組,所以陳意凡只能開著125c.c.的卡丁車,跑去參加大人的250c.c.的比賽。年紀小的意凡有體重上的優勢,所以即便他在排位測時的成績其實都是很前面的,不過父親擔心他在前排起跑比較有危險,所以都要求他從參賽隊伍的最後一位起跑。陳文閣希望這個階段意凡能以磨練駕技、累積經驗為目標,求勝不是目的。大約到10、11歲時,125c.c.的卡丁車對陳意凡來說又不夠了,於是他升級到250c.c.等級。
        13、14歲,一個從童年跨入少年的年紀,和陳意凡同年齡的孩子可能還在電玩、動漫的世界裡不想太快長大,陳意凡卻往他有興趣的賽車路上,又跨了一步。那年,父親帶著他到中國北京去考「中國汽車運動聯合會」的賽車執照,然後參加了中國的比賽。

 

 

台灣不存在有讓職業車手生存的環境

 

        二年前,我問過這對父子:「意凡有想過做職業車手?」
陳意凡回答我機會不大,陳文閣則是這樣告訴他:「你想當職業車手,那你就要準備好餓肚子,因為職業車手只有最頂尖的才能賺到錢。所以你就好好念書,以後好好賺錢,才能沒有壓力的體會賽車的樂趣。」這倒不是陳文閣忽視了陳意凡在賽車場上展現的天份,「意凡還在念書,一年只比個一場Porsche Carrera Cup Asia,在賽車是第一次開、比賽的賽道也是第一次跑的情況下,他卻能很快地掌握賽車的性能與操控特性,他做出來的成績甚至好過一些職業組選手,與最頂尖的二、三位職業組選手單圈成績差距也在一秒內,這確實是有天份的表現。」
        「但是,台灣其實不存在有讓職業車手生存的環境。」陳文閣補充回答。「雖然台灣有很多國際級的大企業,不過即便他們想要藉由賽車運動做品牌行銷,可能也是把資金拿去贊助〝目標市場〞的車隊與車手(編按:例如Acer宏碁電腦就曾贊助Ferrari F1車隊,藉此提高歐洲與全球市場知名度。)對於這些花得起錢的大企業來說,在台灣市場的知名度或許已經夠了,而賽車運動在台灣也不夠興盛,所以台灣本土車隊與車手很難拿到這樣的賽車贊助,沒有這樣的贊助支持,如何把賽車成為職業?」
        陳文閣接著說:「以我自己為例,我比賽那麼多年,都沒有尋求贊助,都自己花錢下去比,因為我知道,贊助商花在賽車贊助上的金錢,是很難回收的,因為很多影響是沒辦法立即量化的。為了不要欠人家人情,我就自己花錢去賽車,這樣比較不會覺得愧對贊助商。」 「而且一旦有了贊助,在賽道上的心情就不一樣了,因為必須跑出好成績對贊助商才能交代,所以就必須迫使自己時時刻刻拚到最底,這樣就又失去了玩車的樂趣了。因此,我們都只想把賽車當成一種興趣嗜好,我更希望意凡能把賽車當成他努力工作賺錢的動機,要賺夠錢,才能去賽車。」

        父親的想法也沒錯,台灣確實是沒有讓職業賽車手生存的環境,不過國外有,而且有才華的人一定會被看見!

        陳意凡在2015年從英國回來台灣放暑假時,和父親去了一趟泰國,父子一同參加Porsche Carrera Cup Asia年度第七、第八回合的賽事,這是意凡第二次參加Porsche Carrera Cup Asia(第一次是2014年馬來西亞站),但他的冷靜沉穩的表現卻猶如一位賽場老將,在第七回合的排位賽中,它的速度令人印象深刻,以排位第二的成績展現了奪冠的強大的競爭力,最終,意凡拿下這一回合的B組冠軍,他第一次站上Porsche Carrera Cup Asia的頒獎台,領取的就是冠軍獎盃。陳文閣在同場比賽則拿下B組第六名,被兒子超越,我想他應該很早就期待這一天的到來,交棒的時候到了。
        氣勢正旺的意凡,第八回合的冠軍也是他的囊中物,拿下連續兩個回合的B組冠軍,在那一年父親節前夕,這兩隻冠軍杯無疑是陳意凡獻給父親最好的父親節禮物。

 

才華閃耀的光芒 豈能阻擋

 

        陳意凡在英國的學業,直到2016年中才告一段落。
        剛回來台灣不久的他,就又去參加在中國上海舉行的2016 Asian Formula Renault雷諾方程式的比賽,在第七站與第八站都拿下A組季軍。

        陳意凡是亞洲地區的賽車新秀,加上陳文閣這位Porsche Carrera Cup Asia老將的豐富人脈,因此當Porsche Carrera Cup Asia的常勝車隊、投入這項比賽已經有9個賽季的香港KLM錦龍車隊(2015年度冠軍、2016年度亞軍),在規劃2017年參賽車手名單時就邀請陳意凡加入,為錦龍車隊出戰2017 Porsche Carrera Cup Asia全年度的賽事,全力進擊新開的Pro AM組(取代過去B組)。對陳意凡來說,這不代表他會就此走上職業車手之路,但這確實是他實力受到肯定、潛力受到期待而獲得的一個大好機會。
        香港KLM錦龍車隊的老闆,這次真的押到了一匹大黑馬。2017年賽季共七站11回合,陳意凡拿下超過半數的7座分站冠軍(第2、3、4、9、10、11、13回合),以及三座亞軍(第5、6、12回合),一共拿下了242分的積分,並以2分之差,勝出競爭激烈的Pro Am組的冠軍寶座!

兩個賽車手不能只有一支方向盤

 

        除了賽車之外,父子倆有沒有其它共同的嗜好?
        「意凡從國小開始就很喜歡打籃球,住家前就有個籃球場,他年紀小時我常陪他打,但是意凡再大一點,我的體力就跟不上了。像我們去打羽毛球,我也都被他電假的。」陳文閣說。
        其實,一有空他們全家很喜歡環島旅行,他們FB相簿裡的環島照片,都不知道把台灣環了幾圈了。陳大哥說其實倒也不是喜歡環島,真正的原因是喜歡開車。他平時往返公司與住家,都只要開車不到10分鐘的車程,所以一有休假,就希望開著自己心愛的好車離開城市,然後好好的享受開車的樂趣。他們最喜歡到花東去,人少、空氣好、景又美,從他們台中的家出發到花東去,又不想走來的路回去,所以一不小心就又環島了一圈,就是這樣總讓人覺得他們這家人一直在環島。

        在陳意凡還沒拿到汽車駕照之前,當然出門旅行都是陳文閣開車,不過在拿到駕照之後,他就要自己開車了,所以每次一家三口去環島,總是開著兩部車:陳文閣與太太一部,陳意凡自己開著一部。這是很有趣的事情,因為他們父子倆就是那麼無法割捨手握方向盤的樂趣。「你知道的,賽車手都沒辦法忍受別人批評他們怎麼開車,把兩個賽車手放到一部車上面,又只有給他們一根方向盤,大家感情都會變不好,呵呵呵~」陳文閣笑著說。
        既然兩父子對賽車都那麼有興趣,有沒有嘗試過一起去跑Rally賽?一輛車有正副駕駛,可以一起參賽?
        「我覺得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如果要我開Rally賽車,那我的副駕駛報路一定要非常正確精準,當我要用盡全力開很快時,我無法容忍副駕駛報路失誤。所以我對於無法掌控在我手上的賽車型態,沒有什麼興趣。」陳意凡這麼說時,陳文閣在一旁點頭附和,因為他曾嘗試過自己一個人去參加Rally賽,理由和陳意凡一樣他也不相信由另一個人來報路,但最後一名完賽的事實證明,Rally賽一定得兩個人才行,車手不可能記得住路線上所有彎道該用什麼檔位與油門開度。
        雖然兩個人坐在一個車艙內共同參賽的情形不可能發生,但是他們父子還是有一起參賽的經驗。他們曾參加幾次耐久賽,例如GT Asia、鈴鹿Suzuka Clubman 300公里耐久賽(使用Vita賽車),都是一部車兩位駕駛輪流開。「他都嫌我太慢,就不跟我搭擋了。」陳文閣笑著說。

 

我能做的就是盡可能地給他機會

 

        「很多人都說,陳意凡你因為有一個賽車手老爸,會傳授你很多秘訣,所以你能開的比別人更快。我覺得這真是誤解,其實賽車哪有什麼秘訣。」陳文閣說。「他剛開始玩Gokart車的時候,我當然會告訴他一些基礎的賽車觀念,但是說穿了,我講的那些,稍具賽車常識的也都知道,用講的可以讓你到達的程度,其實也是大家都可以到達的程度,所以那都沒有甚麼特別。如果硬說意凡靠著我跟他用嘴巴講的〝秘訣〞就能開那麼快,那就太誇張了。」「要開得更快,用講的沒有用,賽車手要靠他自己。除了要有有想贏的動機,然後還有不斷嘗試的機會、能夠接受挫折的勇氣,最好還有能夠學習的對象。既然意凡對賽車有興趣,我能教他的很有限,所以我能做到的就是盡可能地提供機會給他,讓他從賽道中去學習,從挫折中領悟該如何修正自己的錯誤、從比他快的車手身上學習到如何讓自己更快。」

          「例如意凡在2014年第一次跑Porsche Carrera Cup Asia時,因為我認識當時這項賽事最厲害的車手Earl Bamber(2013年A組年度冠軍)的贊助商老闆,我就請他Earl Bamber多多給予意凡一些指導,這次意凡收穫就很多! 他在場上受到了震撼教育,了解到原來職業車手他們的車是這樣子開的!」「很多事情我們一輩子都在找答案,如果你很幸運地遇到一個已經有答案的人,他只要跟你講一句話,你可能就馬上心領神會了。」陳文閣說。
        從近幾年的賽事紀錄看來,確實看得出來陳文閣是很銳意地提供各種類型的賽車機會,讓陳意凡去體驗看看,他參加過的比賽與開過的賽車包括Scirocco Cup、Formula Renault、Super Light Challenge (Vitabusa)、Caterham統規賽 (Caterham R300)、GT Asia (Corvette C6R)、TSF Aisa All-Star Challenge (Audi R8 LMS),「他現在開過的賽車比我多了!」陳文閣說。

 

最具挑戰性的是Porsche Carrera Cup

 

        參加過那麼多類型的賽車,陳意凡覺得最具挑戰性的是Porsche Carrera Cup。
為什麼?
        「因為那是真正需要技術的!相較我開過比較先進的賽車如Corvette C6R,車上有很多電子系統,開起來就像打電玩一樣,我除了油門到底、剎車到底之外,好像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但是Porsche Carrera Cup賽車不一樣,想要更快就要靠自己而不是靠車,要去修正自己的開法,或者是跟著高手跑觀察學習他們的開法,才能進步。」

        陳文閣補充:「Porsche Carrera Cup統規賽的歷史,最早可回溯到1986年,這是一個已經發展了三十年的賽事,成熟度很高,而且賽事的競爭強度也很高。雖然為亞洲地區所規劃的Porsche Carrera Cup Asia到2003年才出現,但是亞洲區的競賽水準完全不能小看。一來,亞洲地區的Porsche經銷商都有強烈的企圖心,特別是崛起的中國市場,他們都願意砸重金從歐洲找最好的車手來代表經銷商車隊出賽,所以比賽的強度是可想而知的。例如拿下2013、2014年Porsche Carrera Cup Asia年度冠軍的車手Earl Bamber,他同時也是2014年Porsche Supercup賽事(比Carrera Cup更高層級)的年度總冠軍,從這個例子你就可以看出,Porsche Carrera Cup Asia是怎樣的一個競賽水準!這是亞洲其它賽事比不上的。」「而且Carrera Cup廠車沒有ABS、沒有循跡控制,所有的操控都要靠車手自己。」


        陳意凡說:「小時候跑跑Gokart沒什麼對手,覺得沒有什麼競爭性,而對Gokart有些膩了,後來長大些,出國參加比賽,國外的競賽水準完全不同,自己大概有五、六年沒有站上過頒獎台。這時候我就想,如果我還要再繼續賽車,那麼我一定要想辦法進步,想辦法去跟別人競爭,所以這時候的心態就有改變。而我在Carrera Cup中,不斷受到高強度的刺激、見識到更高水準的駕駛技巧與觀念,而我必須強迫自己進步以趕快跟上賽事的水準,才能具備競爭力,這都是讓我覺得這是一項最具挑戰性的賽事的理由。」
        兩父子對Carrera Cup的看法很一致,他們在意的並不是拿不拿得到獎盃,而是這個比賽能不能有挑戰,能不能在比賽中學到東西,能不能靠自己進步,還有就是能不能從比自己更強的車手中訓練技巧。

結語:

        賽車,在一般人的眼裡,就是速度帶來的激情。但在陳文閣與陳意凡這對父子之間,賽車不只是熱情,還維繫著重要的親情。
        以方向盤建立的父子對話,令人欽羨,也是一個獨特的方式。
        以世代交接的角度來看,賽車父子檔的故事,剛演完了首部曲,但屬於陳意凡的賽車人生,其實才剛開始。或許演到最後,會出現祖、父、孫三人共寫的賽車故事,我想那也不意外!

 

陳意凡Evan Chen賽車履歷

2003 Taiwan mini kart 冠軍 champion
2009 Scirocco cup China R8 亞軍 vice champion
2012 OTGP Rd 2-part9-Super Light Challenge R3 冠軍 champion 2015 Porsche Carrera cup Asia R7. 冠軍 champion ( class B )
2015 Porsche Carrera Cup Asia R8. 冠軍 champion ( class B )
2015 OTGP Caterham single make race R2 亞軍 vice champion (與冠軍積分相同)
2016 Asian Formula Renault R7 季軍 3rd place
2016 Asian Formula Renault R8 季軍 3rd place
2017 Porsche Carrera cup Asia Pro Am組年度冠軍

陳文閣 X 陳意凡賽車歷程對照

 

About ro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