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Auto / 四個男人的極地探險之旅 – 挑戰北極海四騎士

四個男人的極地探險之旅 – 挑戰北極海四騎士

     

     

        這是一個發生在2015年7、8月間的冒險故事,四個不同職業、分處四地、甚至相隔半個地球的的中年男人,因為彼此氣味相投、因為對重機都有濃厚興趣,也都想在自己還能走得動的時候,做一件值得成為人生紀念的事情,所以他們來了一趟摩托車極地探險之旅,耗費21天,騎乘8274.4英里,寫下一段讓四位好友永難忘懷的珍貴回憶。
           夢,每個人都有,但真能實現的不多。
           有些夢想一直是夢,欠缺的是一群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力挺你到底的朋友,找到了他們,前方還有什麼可以攔得住你?

TEXT:Roger Wang        PHOTO:Max Tu、Jack Hsu、Henry Chen、Bruce Tsai。

 

 

挑戰北極海四騎士

曾經是那麼遙遠的夢想

       

        「多年來我們都知道這段路途的困難以及很佩服他們,只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去挑戰一樣的路線。」屠老師口中說的是這條從美國西岸,一路向北進入阿拉斯加進入北極圈的著名探險路線,有兩位台灣重機前輩LKK、Paul,早在2004年就去挑戰過了。
        那麼這趟大壯遊的想法,是怎麼開始的?

         「Jack起的頭。」
          住在美國洛杉磯LA的Jack,一開始的規劃是2015年5月要出發跑這條路線,當他把計畫告訴其它三個人時,很多小蟲就開始在這三個人心裡亂爬了。想起去年四個人一起相約前往曼島TT朝聖的開心回憶,彼此一起出遊都還挺對味的,加上擔心Jack一個人去很危險,如果是大家一起做件有點冒險的事,還能照顧彼此。
         「我自己是根本沒有過任何的越野騎乘經驗的,所以根本壓跟沒想過。但是當然像我已經過了50歲了,覺得想要有個跳脫平日的生活以及嘗試一點冒險….。」屠老師說他當時是這麼想的。Henry的動機更簡單:「我是因為對象是他們三位,我才排除萬難硬去了⋯⋯。」「跟對的人一起旅行,那真是最完美的,去哪都行!!」

             或許感覺這樣四個人同行參與這項大壯遊的機會,可能ㄧ輩子就這麼一次了,所以其它三個人也開始安排時間來參與這項探險計畫,Henry與Bruce是到了5月初才決定能去的,而屠老師工作很滿,他說如果出發時間延後,他可能可以橋出時間。所以出發日期就只好往後延了,一直延到7月下旬,再不出發今年就甭去了。
            「這是一條夏日限定路線!」屠老師說。因為接下來的天候會變得很惡劣,危險性增高,完全不適合騎車進北極圈探險。
          當出發時間訂在7月21日後,Bruce為了安撫老婆小孩,7月11號就舉家先去美國玩了一趟,做好「攘外必先安內」的前置工作;Henry則18日抵達,還有點時間調整時差。但工作滿檔的屠老師,則是要到出發前一天才抵達LA!!!

 

Jack統籌整個探險計畫

 

          Jack是這趟中年大叔挑戰夢想路線行程的關鍵人物。

          「Jack很個積極也很有企圖心的人,而四個人中,也只有他最清楚路途的困難,我們三個的確是有點矇矇的就莫名其妙的加入,哈哈~」屠老師說。
         從5月初決定這趟旅程從單人挑戰改為四人同行後, Jack開始以此為目標有系統地準備此行所需的車輛、所有裝備以及路程規劃,包括他之前規畫行程所花的時間,前前後後至少忙了三個月。

         Jack幫大家準備了BMW的多功能車–俗稱「大鳥」的R1200 GS。
         選BMW的大鳥有特別的原因嗎?
         「Jack原本就準備用BMW大鳥這款素負盛名的大型多功能車去挑戰北極圈,ㄧ開始本來我跟Bruce是要借用Jack別的街車,但後來評估了覺得不妥,所以決定還是要用大鳥。」「而且考量到四部車如果是相同車型、同系列的引擎,那麼維修工具跟輪胎都可共用,整體長途耐用度跟維護補給還是大鳥完善。」Henry說。
         這四個人都是重機愛好者,其中幾位對BMW大鳥也都熟悉,但對這種長途越野探險行程來說,都是菜鳥,簡單來說,菜鳥騎大鳥,要去北極圈探險了~

 

         Jack說:「要抵達北極圈、到達北美洲陸地最北端是一項難度很高的挑戰,就算車輛、裝備都沒出問題,只要同行夥伴中有一人出狀況,這個團就必須折返。我認為我們四個是有默契、配合度高、可互相信賴的組合。」

先談談這次帶了些什麼:經過跟很多前輩討論以及傑克的規劃,四部車都分別帶上了一些基礎修理工具,零件。另外每部車上都有個人的帳篷、睡袋、折疊椅、鏟子、備胎、備用油箱、露營用具等。這次大家覺得最好用的是綁在後座的那個防水袋,幾乎就把一些常用衣物盥洗用具等等放在裡面,還有睡袋帳篷等等,一方面綁在那裡就是一個很好的靠背,長途騎乘下來省力不少,腰部很舒適,另外衣物都不用擔心受潮,它的質地堅固防水真是很棒!!此外所有的箱子也都經過LKK前輩指點,一定分別又用繫繩綁好防止長途震動脫落。

 

 

 一路向北 每天騎完三桶油就可休息

 

          「我從來沒有在美國騎過車!第一趟的美洲大陸騎行初體驗就弄了這個 !!噗~而且我是只跟家裡說要從LA騎到溫哥華,頂多不超過兩週,結果….」Henry說。
         這個結果就是:7月21日從洛杉磯的San Gabriel市出發,8月10日才返回San Gabriel市,整個挑戰北極海的旅程是實際騎乘21天、總里程8274.4英里!!(約1萬3239公里)
         這隻遠征車隊從San Gabriel市出發後,一路往溫哥華前進,這是一個中途點,四隻大鳥在溫哥華整備,將原本使用的道路胎換成越野胎,並且進行最後的補給。停留在溫哥華的期間,受到當地車友們的熱情招待,隔天還有不少人陪騎了一段。
         「大約平均ㄧ天要騎700公里左右,更簡單的算法也不用看里程表了,反正就是每天騎完三桶油就可休息~噗」Henry解說每天要休息的基本條件。
         哇!!!這種計算法太酷了
         因為路途遙遠,所以四個人都是騎到要加油時順便尿尿及補充水份。
         Henry回憶說:「有ㄧ個淡水湖我印象很深,因為我們騎了一個小時(時速都ㄧ百左右)還在那湖邊,我們也嚇到。」

 

 

北極海挑戰之旅第四天:四人組在溫哥華休息一天準備次日展開加拿大段的旅程!!

 

 

與瞌睡蟲的戰爭

 

          從小小的台灣來到地廣人稀的美洲大陸,沒有長途騎乘經驗的他們,最大的敵人其實是時不時自己跑出來的瞌睡蟲。

「我第一天在出LA的高速公路上就打瞌睡騎到路邊了,還好沒車。」Henry說。
         因為一天要騎好幾百公里,加上僅入北國溫度變低,騎車怕有打嗑睡的顧慮,所以四個人白天幾乎都沒有在吃東西,頂多兩杯咖啡,ㄧ塊餅乾而已,讓自己處於飢餓狀態,保持清醒。屠老師有準備小喉糖,沿途邊騎無聊時剝ㄧ顆吃吃。「不過,晚餐他們三個老闆都要吃豐盛的補回來。」Henry補了一句。我看他們照片裡每天晚餐盤子裡的肉都切的比厚的,完全可以理解他們這種彌補生理、慰勞心理的補償心態。

 

 

 

 

造訪路標森林Sign Post Forest

 

          這段路程中還有一個必訪的景點:路標森林(Sign Post Forest)。
          路標森林座落於加拿大育空(Yukon)地區的沃森湖鎮,在阿拉斯加公路(Alaska Highway)旁,這片森林掛著一塊塊來自世界各地的標誌,路標、車牌、木板、塑膠板等等,形成繽紛多彩的路標森林,並且「不定期生長」中,因為持續都有旅人掛上一塊屬於自己家鄉的路牌,宛若一場渾然天成的標誌博覽會。
         路標森林的誕生故事,要從1942年完工的阿拉斯加公路(Alaska Highway)開始,為連接阿拉斯加與美國本土,二次大戰期間修建阿拉斯加公路,全長2237公里。當時,沃森湖鎮只是一處軍隊基地,其中一位協助建造阿拉斯加公路的美國士兵 Carl K. Lindley,他為這條公路打造了無數個路牌,有一日,離家千里之遙、思鄉心切的他突發奇想,製作了一塊指著家鄉方向的路牌”Danville, Illinois, 2835 miles”(丹維爾,伊利諾州,2835英里),以解思鄉之苦。Carl K. Lindley此舉如同種下路標森林的種子,他解鄉愁的點子馬上受到其他異鄉遊子的仿效,於是這座森林開始集結許多離鄉背井的思念,長成如今茂盛豐富的路標森林。
         累積了幾十年下來,路標森林中可以看見各種形式和語言的標誌,各地旅人到路標森林掛上屬於自己的標誌成了沃森湖鎮旅遊的著名傳統。
         挑戰北極海四騎士他們早就計劃要來這裡,所以在台灣訂製了幾片印有他們名字、ROC、TW(TAIWAN縮寫)、還有所屬469車隊的車牌,在路標森林中種下台灣! 除了讓這段挑戰之旅留下深刻的紀念,也為路標森林增添來自台灣的家鄉味。

挑戰北極海的第八天:比較輕鬆的行程 Watson lake-White horse 不到五百公里的路程,一早四騎士在Watson lake 就先到這個釘滿來自世界各地騎士們帶來的路標還有牌照的公園釘上他們帶來的大牌,屠老師還帶著一個有Max並且簽上Tu 字樣的小牌照。他說,以前總是在照片上看這個地方的照片,沒想到他們這時候已經身在此地!!

挑戰北極海第八天:四騎士到了白馬市 white horse ,圖中這座鐵橋整座橋面都是鐵板鋪設可以看得到底下的河水,讓他們好好體會了鐵板的騎乘適應!! 在台灣完全沒有經驗過這樣的橋面。

 

 

阿拉斯加野性大地中最兇猛的動物

 

          進入野性大地阿拉斯加,有沒有看到大型野生動物?鹿?熊?
         「有看到黑熊、麋鹿(母)大角羊、還有美國野牛,在回程在TOK還遇到醉漢像我們囉唆。在冰川那哩,屠老師還遇到ㄧ隻大黑熊從他面前走過,卻完全不鳥他~」Henry說。
         你們需要帶著槍枝防身嗎?有沒有可能像公路電影演的,遇到攔路虎?
         「本來Jack想準備槍,但是要過境加拿大,人過境簡單,但槍要過境麻煩,申請是很麻煩。所以後來只有帶刀子跟(斧頭吧)?後來有朋友送防熊噴霧罐,也算是防身武器的一種。」Henry說。
         真沒想到,這條路上最凶猛的不是熊、也不是野牛,而是到哪都有的一大群蚊子,又密又兇,而且完全已經適應低溫了。本來想說騎快一點讓蚊子追不到好了,結果一停下來牠們就馬上撲上來,戴著安全帽牠們還會鑽進來。

 

 

一個每天都不知道要住哪裡的挑戰

 

          Jack規劃了整個行程,但是唯獨住宿這件事,卻無法事先預訂。
「都沒訂! 都是當天下午才由Jack想辦法問。」Henry說。因為沒辦法預計每日的行程,所以沒法先預訂當晚的住宿,所以他們四個睡袋帳篷都帶著,如果真的遇到沒地方住,已做好野營的心理準備。
         為什麼沒辦法預估每天的行程呢?
         「天候是影響行程進度的最大因素,Jack每天都還要觀察氣象走勢,萬一有可能隔天會遇大暴風雨,大家精神還不錯的話!我們會趕路閃過!」Henry說。
         「我們有幾天是ㄧ早出門就已經下雨,到了下午到住的地方都還是下雨,真是悽慘。」
         在途中,如果有網路訊號就比較安心些,如果沒有,就要撐到遇到加油站時再問人。有些小鎮是完全沒有網路的,連電話都沒有,對外聯繫只能靠無線電。不過還好,他們的帳篷沒有真的用來野營過,Jack總能設法找到一個讓大家能安穩過夜的歇腳處。
         途中車輛有故障過嗎?還是爆胎?
         「運氣很好都沒有發生這類的事,只有我忘了把GPS拆下⋯⋯隔天害車子沒電,推到半死。後來還是我乖乖買救車線來接電觸發。」Henry說。

美國隊長傑克每天早上都要配合前一晚收集到的天氣預報資料,來斟酌當天要跑的配速與距離,雨中行進與乾地行進的速度與身體的負擔是天差地別~跑給烏雲追是常有的事~

 

 

 

 

 為了閃避變型金剛而摔車

 

          這趟行程中,有沒有甚麼比較大的遭遇,不管是人、事、物、動物…?
         「有些路面被冰雪破壞了,都露出土了,整路都是石子沙土路,屠老師在快到「死馬」(Dead Horse)約100公里處,為了超越「變型金剛」壓過乾掉的車轍痕而摔車(編按:他們稱沿途都有的美式大拖車為變型金剛,就是柯博文那種),屠老師打滑後嚴重被甩出去!運氣很好!沒往車子底下去。」Henry說。
        其實屠老師經此一摔,左腳挫傷很嚴重,還好車子弄一弄還發得動。而他咬著牙硬是苦撐100公里,騎到目的地了,真是男子漢! 當晚看到屠老師摔車受傷的左腳,整支是烏青的,他穿了鐵鞋(越野靴)還烏青….真是要慶幸還好有鐵鞋保護著(屠老師的鐵鞋還是出門前三天臨時請Jack買到的)。還好Jack有帶醫療級消炎藥,吃完屠老就昏睡了。

最後一段也是最驚險的Dalton highway

 

          阿拉斯加公路在經過阿拉斯加第二大城費爾班克斯(Fairbanks)後,就沒有舖裝路面了,也就進入惡名昭彰、列名世界上十大危險公路的Dalton highway(道頓公路),全長666公里,終點就是北極海濱Prudhoe灣的「死馬」(Deadhorse)。Dalton Highway名為Highway,但全程都是石子路,山路崎嶇陡峭,最大斜度高達12度,加上巨型卡車頻繁經過揚起的飛沙走石,對於小型車輛特別是兩輪機車更是極大的威脅。這條路有多危險?如果您到阿拉斯加想要租車體驗這條路線,在各大連鎖租車公司例如Hertz、Avis、Alamo、Enterprise、Budget、Dollars來說,只要你把車開去Dalton Highway都是違約的,即便你租車時已經買足了各種保險,只要你在Dalton Highway出事,你的保險都因違約而視同無效,也就是所有救車費用、維修費用你都要照價賠償。

 


             事實上,Dalton Highway另一層面的危險是它的「孤獨」,因為666公里的路途中,只有三個超小的小城:Coldfoot、Wiseman、Deadhorse,各小城的常住人口都沒有超過30人,在這路途中發生什麼意外,真是完全只能靠自己還有同伴了。
         挑戰北極海的第十天,真的最艱難的Dalton Highway來了,通常一般會在中途的Coldfoot休息過夜,但是由於接下來數天的天氣考慮以及我們到達Coldfoot時間在下午,於是大家討論後決定直攻終點。經過一番折騰,挑戰北極海四騎士在頂著溫度攝氏零度的低溫,抵達美洲大陸最北端北極海濱的Prudhoe灣的「死馬」(Deadhorse)小鎮,到達目的地後找到下榻的地方已經快晚上11點了⋯⋯⋯⋯⋯(天還是很亮)。從Deadhorse到北極海濱約8英里的範圍,都屬於Prudhoe灣的油田管制區,所以一般車輛只能到Deadhorse為止。小鎮當地人對於這四位風塵僕僕的黃種人騎士,感到有些好奇。不過這裡本來就是挑戰者都會來朝聖的景點,從當地小旅館客滿的情況可以得到印證。

 

         因為地方的小旅館都客滿了,當日差一點找不到住宿的地方。而且很誇張的是,原本有太陽時都還有攝氏8~10度,但一沒太陽就急速降溫,當時氣溫在五分鍾內降到零度,就是一種急速冷凍的概念! 「速度極快的溫差變化,讓人極度不舒服!」Henry回想起這一段,彷彿還能感受到那種難忘的冷。
在美洲陸地最頂端,他們被夏季北極24小時白晝的現象搞到難以入眠。Jack說:「半夜三點起來看到太陽西下,但沒幾分鐘又冉冉升起,真是太奇妙了!」
         抵達Deadhorse之後,在這阿拉斯加公路最頂點有什麼特別儀式嗎?
         「噗~Jack尿尿在北極海,就像很多人去赤道線,總會想尿尿在南北半球一樣,這是動物標示地盤的本能吧!哈哈~」Henry說。「我們印製了我們自己的明信片,從那個地方的郵局寄回給親友,作為一個特別的紀念。」不過因為在Deadhorse大家寄送的明信片太多,把那間北極海濱小郵局裡的郵票全部用光光了!哈哈!

 

 

 

 

五星級收費的珍貴北極旅店

 

壓力釋放的回程

 

          挑戰北極海的目的已經達成,回程時的心情是沒有壓力的。
大老遠跑來北極圈一趟,四個人回程臨時決定”順便”繞道過去看冰河~這樣一順便就多花了三天!~但是到了之後!他們都覺得這一切是值得的!
         「Salmon Glacier冰河恐怕是我此行印象最深刻的景點,在這壯麗景象前,這幾天行車奔波的所有的辛勞,似乎都煙消雲散了。」屠老師這麼形容。
         回程的心情是放鬆的,所以沿途停留了幾個地方,都開啟了觀光客模式,與車友、好友們相聚用餐、大啖美食,也參觀了幾處景點。

 

挑戰北極海之旅的第十三天:Tok-White horse我們又再一次回到White Horse也再度跟溫哥華車友相會!!途中路過的湖泊真是大到令我們大開眼界!!

 

 

 

 

 

 

 

         最後,在離家21日、奔馳了1萬3239公里回到Jack家中時,四個人都心懷感激的謝謝上天的保佑、朋友間的相互扶持與照顧,讓他們留下這人生中永難忘懷的神奇經歷。
回到南加州,他們四人這次北極圈挑戰行程也受到當地華人報社的注意,特地前來採訪並且寫了一篇特稿。算是此行一個小小的總結。

         不過,北極海的探險行程雖然結束了,但對於這中年大叔四人組來說,其實是另一個新可能的開始,下次他們要再一起嘗試什麼挑戰呢?我們拭目以待!!

 

 

回到南加州,他們四人這次北極圈挑戰行程也受到當地華人報社的注意,特地來採訪並且寫了一篇特稿。

 

About ro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