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Movie / 當靈魂生錯身體,就編織吧!

當靈魂生錯身體,就編織吧!

婚姻平權修法日前在台灣喧騰一陣,將性別議題推聚光燈下,引來不同的聲音與意見。多元性別,並非存在於想像之外,在世界各個角落,不同的人生故事真實上映中。

Text: Irene Lee / Photo credit: 絕色國際

 

渴望擁有胸部的男孩

 

在與台灣鄰近的日本,一名男學生凜大郎,上柔道課時緊抓著胸前的衣襟,小心翼翼的遵循教練的一個指令一個動作,下一個過肩摔,凜大郎倒地,柔道服敞開,伴隨著凜大郎忍不住驚慌地尖叫,全場同學笑成一片, 笑的是,一個男生,因露出的胸倘而細聲尖叫,恐怕是「不合適」的吧。

凜大郎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間,用盡全身的力量,抓著柔道服又打又摔,像是要打碎這個與他背道而馳的世界。凜大郎的母親在教職員辦公室中,聽著體育老師數落自己兒子的不是,「因為升學不用考,就可以不重視體育課嗎?」

「我想,他有自己的理由。」

回到家,抱著瑟縮在床上的凜大郎,母親輕聲地安慰:「是呀,你是女生阿,你沒有錯,是我沒有生胸部給你。」隔天,凜大郎歡天喜地的穿上母親買的胸罩,手上捧著柔軟的針織品,塞滿棉花,胸部的造型,是母親一針一線織成的禮物。

總是盼著媽媽回家的女孩

 

時間拉到多年後另一棟公寓,水槽中堆滿碗盤,孤伶伶的小友,才11歲,獨自一人在家,手中拿著便利商店的三角飯糰,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幾餐吃飯糰,母親則不見蹤影。

習慣了母親偶爾會離家出走,小友面無表情,到舅舅的書店等他下班,「又來了?」牧生對自己的姐姐也感到很頭痛,牽著腳踏車與小友並肩走回家,他對小友說:「其實我現在有跟一個人同居,我很重視他,他比較『奇特』一點,先跟你說一聲。」停頓了一會,牧生又說:「應該不能說是『奇特』…」

小友一頭霧水,直到進了舅舅家門,一位身形高大、長相秀氣的「阿姨」走了出來,柔聲招呼:「你好,我是凜子,知道小友要來我很開心哦,煮了很多菜。」

原來,這就是家的樣子

 

多年前的凜大郎,如今因手術終於擁有了胸部,以凜子之名,擁抱真實的自己。

「一邊各200C.C.,你可以摸摸看喔!」鋪床時,瞧見小友默默盯著自己的胸部看,凜子笑著對小友說,小友則是連忙搖手拒絕。

在母親消失的這段期間,小友與牧生和凜子三人的生活漸漸緊密,凜子會為小友帶可愛的卡通便當、做小友喜歡吃的醃蛤蜊、幫她綁頭髮,帶著她到超級市場購物,這是小友第一次體會到母愛與家的溫暖,即使凜子並非真正的母親。

「可以摸摸看嗎,你的胸部?」躺在凜子胸懷中,剛做惡夢的小友一邊聽著凜子唱歌安慰,一邊問著。「還蠻舒服的嘛!」好似卸下所有心防,小友輕輕將手放在凜子胸上,兩人相視而笑,安穩地進入夢鄉。

一針一線 編織你的憤怒與不甘

 

溫柔善良的凜子,對小友來說無疑是溫暖的依靠,而凜子的「不一樣」卻讓小友在班上遭受指指點點,一次,在與凜子上超級市場買東西時,被同班同學撞見,正想開心地打招呼卻被身旁的媽媽制止,擔心與困惑之情全寫在臉上,趁著凜子不在,同學的母親連忙拉著小友,「有需要幫忙都可以找我們,但是不要跟奇怪的人在一起。」小友面無表情地聽著,手裡拿著洗碗精,混著憤怒和不甘,一股腦地往同學的母親身上噴。

辦公室外,小友背對著窗戶,自顧自地唱歌,不願向同學的母親道歉,牽著凜子的手回到家後,她低下頭:「好不甘心噢。」凜子伸手取了桌上的籃子,裡面滿滿的都是他的針線作品:一個個長形的針織套,外型酷似男性的生殖器。「當我覺得不甘心的時候,我就會編織,把不滿和憤怒一針一線織進去,而不是拿洗碗精去攻擊對方喔。」拿著長形的針織套,凜子繼續說:「這是要用來悼念過去的我,我打算織108個後燒掉,然後,我就要去把身分欄改為女性。」

為什麼是108?佛教說法是,人一生中有108種煩惱,一串念珠108顆,念佛時每數一顆,就是為了要從煩惱中解脫;而在日本,除夕撞鐘要撞108下,也是象徵一年來的煩惱全都消除,迎接新的開始。凜子的108個編織物,要讓自己從今生最大的心魔、煩惱中,徹底解脫。

「我也想要學編織。」小友拿起針線,開始幫忙湊足108,超渡一切苦難。

成為母親的資格

 

「如果我的性別欄改為女生後,我就可以跟你結婚,我們是不是就可以領養小友了?」凜子真切地對牧生說,對於成為母親的渴望,不言而喻。

在小友生活中幾近消失的親生母親,最後無預警的回來了,一如既往,在外晃蕩一陣,花光身上所有積蓄。來到牧生與凜子的家,若無其事的,說要帶小友回家。牧生向她提起領養小友,「你在開玩笑嗎?」小友的母親不以為然,轉向凜子,「你知道幾歲要開始穿胸罩嗎?你知道第一次月經來該怎麼辦嗎?這些你能夠幫她?」客廳的另一頭,凜子低頭不語,始終,她還是無法成為一位母親嗎?

原先一語不發的小友,這時抬起了頭,她對著自己的媽媽哭喊,小小的、無力的拳頭落在媽媽身上,「凜子會幫我帶好吃的卡通便當、會幫我綁可愛的髮型、會陪我睡覺….為什麼這些你都做不到?」

究竟誰來定義母親的資格與角色?關於人權、平等、性別與愛,讓《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帶領我們進一步去感受和了解。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

 

2013年,一則「母親幫自己動變性手術的孩子做了假胸部」的報導令日本導演荻上直子感動不已,進而觸發寫出《當他們認真編織時》的故事。「只要能多點理解,每個人活在世上都有一樣的價值,享有一樣的平等,不僅是婚姻、家庭、甚至是身而為人的基本尊嚴。」社會需要的是更多的理解而不是盲目地制止,日本文部科學省(等同於台灣教育部)將《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列為指定作品,不用遮眼睛的方式,從教育著手,帶領孩子去正視LGBT族群,貼近他們的心聲、認識他們的身體,同時,更一併探討歧視與棄養等社會問題。反思台灣社會,也該以開放正向的心態,放開牽制住孩子的手,一同去理解並尊重與自己不同的群體,「各有各一生一世,各有各的溫柔鄉,神不神聖,愛這種信仰,誰說了算。」讓世代高唱《不一樣又怎樣》,期許台灣離純粹的平權不遠了。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  彼らが本気で編むときは、/Close Knit 】

導演:荻上直子
演員:柿原琳佳
演員:生田斗真
演員:桐谷健太
      米木拉Mimura
      小池榮子
      門脇麥
      柏原收史
      田中美佐子
片長:128分鐘
類型:劇情
級別:輔12
出品國家:日本
上映日期:2017/03/10

About Ir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