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Taiwan / 「用鋼筆的人都很優秀!」花蓮逾60年鋼筆店-福福鋼筆

「用鋼筆的人都很優秀!」花蓮逾60年鋼筆店-福福鋼筆

花蓮市區熙來攘往的中山路上,公正包子店外如往常一樣大排長龍,InDetail一行人穿過人群,來到一間只容得下2至3人的小店,我們倚著玻璃櫃,只見眼前年紀85歲的老師傅賴義山,西裝筆挺,領帶打得漂漂亮亮,平整的襯衫口袋中永遠插著一枝鋼筆;亮紅的布條高掛在外,上頭印著鮮黃色的四個大字「福福鋼筆」,自民國43年,賴義山23歲起就開張的鋼筆店,至今已超過一甲子,經歷過原子筆興起及網路普及,當手寫的記憶逐漸模糊,賴義山卻因鋼筆拿到多國專利,奠下福福鋼筆不可取代的地位;當我們投以佩服的眼光,賴義山只是笑了笑,用宏亮的聲音說:「要做鋼筆的生意,膽子不能小!」

Text: Irene Lee /  Photo: Roger Wang

起初,做了個流淚的生意

 

當年,賴義山20出頭歲,沒有考上大學的他在放榜後哭了三天,思索著未來的路,「我沒有背景、沒有錢,該做什麼呢?後來糊裡糊塗結了婚也生了孩子,糟糕啦,這下子生意不做不行啦!」當初開始的生意,原本是被現實環境逼著往前走,從太太的姑丈手上接下一個小攤子,賴義山一開始賣的是愛國獎券,「我跟姑丈的孩子同齡,姑丈很有心要拉拔年輕人,他認為,賣彩券沒有什麼出路,久了也不是辦法,那時候大約是民國40年,沒有便宜的原子筆,不管是學生、公務員等等都得要用鋼筆,市場需求很大,某一天,姑丈就忽然拿了三打鋼筆和一些零件來,只說了句:『做做看吧!』就做到現在啦!」語畢,是賴義山招牌式的笑聲,夾帶著樂觀的認份認真,讓一旁的我們也忍不住嘴角上揚。

「開店第一天,配了一個鋼筆尖,賺五塊錢!我到現在還記得。」賴義山說,福福鋼筆能夠一路走60年,要感謝三個恩人,「第一個當然是姑丈,無償提供我攤位,為了紀念他,當初賣彩券時就取他的名字『陳福』中的福字做為店名,那單一個福字不好念,再加一個福,『福福』念起來好聽,福氣又加倍,在賣鋼筆時就繼續沿用下去了。」

開店初期,賴義山形容幾乎天天是流淚度過,「賺不到錢,只得去跟人家借錢,這是很苦的事,我有六個兄弟、六個姊妹,他們都喊我是『借錢大王』;除了兄弟姊妹,同學也幫了我很多,那時候,我打了電話給幾個同學拜託借錢,外面還下著大雨,三個同學卻不約而同的送錢過來,印象很深刻…沒有他們,我可能撐不下去。」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恩人,賴義山說,是顧客,「顧客相信我,願意拿鋼筆來給我修理,讓我有持續進步的機會,才能讓福福鋼筆走到今天。」

「所以,如果有人要做鋼筆的生意,在我看來就是膽子不小!鋼筆是每天往心裡流淚的生意,我經歷過的,只能勉強過活,想賺錢?免談!」

走過歲月,一款取得發明專利的鋼筆

 

已逝的屏風表演班藝術總監李國修留下一句話廣為人傳:「人,一輩子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了。」在賴義山身上,鋼筆成了他這一輩子的圓滿,從只為糊口的小生意做起,數十年與鋼筆為伍的歲月,如今讓賴義山取得「可正反兩面書寫的鋼筆」的專利,靈感則是來自於修理鋼筆的經驗,「那時候最常遇到的客人,常常是收到一支別人送的鋼筆,但是覺得筆尖太粗了,希望我幫他改細,反過來的情形當然也有,希望將細筆尖改粗的,我當時就想,新的筆就要拿來修改,還要花錢,太可惜了吧!所以開始『幻想』要解決這樣的問題,第一個構想是,如果紙張都可以兩面寫,那鋼筆能不能呢?」

40年前就萌生的構想,在一次次修鋼筆的過程中,賴義山反覆研究、測試,「基本上,理論已經通啦!但要申請專利的話,我還沒有把握。」直到2013年,賴義山送了一批自己研發的兩面書寫鋼筆去做測試,「1000支鋼筆,每一隻都沒問題,我就去申請專利了!一次申請了6個國家:台灣、日本、中國、美國、德國和法國,全數通過!其中,最開心的就是獲得美國的專利!」賴義山帶著喜悅的神情繼續說:「專利有三種:發明、新型、新式,美國只給發明的專利,意思就是說,必須要是世界上沒有一個人申請過的,美國才會給你,那鋼筆兩百年前就有啦,我怎麼敢說是『發明』?所以我都是申請各國新型和新式的專利,而美國,我就厚著臉皮抱著試試看的心情申請,沒想到竟然成功了!完全出乎意料之外,代表著雙面書寫鋼筆,世界上獨一無二!」

賴義山的兩面鋼筆:FU201黑浪花以及FU202狀元,正反兩面皆可書寫,一面粗、一面細;一面出水多、另一面出水少,一支筆兼具兩支筆的功能,兩面輪流使用筆尖更是加倍耐用。

 

 

「用鋼筆的人都很優秀。」

 

當賴義山握著FU201黑浪花為我們示範兩面書寫時,眼睛立刻被一段工整的字跡吸引,就在透明櫥窗下,是賴義山親筆書寫的60周年修鋼筆感言,開頭兩句就是:「用鋼筆的人都很優秀,優秀的人都會用鋼筆。」賴義山依舊維持爽朗的聲音,進一步解釋道:「簡單來看,鋼筆價位較高,一支好的筆要上千塊,你敢用鋼筆,就不會輕易弄丟筆,相對也就比較細心阿,那是不是就比別人優秀一點了嗎?」接著他又笑盈盈地說:「有人因為鋼筆,討到一個好老婆!」語畢,我們全都睜大眼好奇地望著他,「那是一位在教寫毛筆字的蔡老師,當時,20幾歲到了適婚年紀,父母安排相親,結婚後太太告訴他,因為看到他胸前口袋插著鋼筆,所以嫁給他!帶著鋼筆的人啊,會寫字,絕對是優秀的!」在賴義山眼裡,鋼筆即是文化和品味的象徵,並且相信會用鋼筆的人必定人品也不差。

「字一定要寫好!」不僅是賴義山對年輕一輩的期許,也是他父親從小給他的教誨,「我的爸爸是相命師,以前人家來算命,命運如何都是用毛筆寫下來,那字寫不好,人家看不懂怎麼行呢?所以爸爸常說,以後會不會看命他不強迫,但字一定要寫好,他自己十幾歲開始練毛筆字覺得苦,於是讓我們七歲就開始練,每天最少要寫30分鐘。」兒時練字的底子如今不僅是在紙上呈現的工整與優美,更塑造了賴義山溫文優雅的氣質,在他胸前口袋中的鋼筆是自開店起就帶著直到現在的,他說:「每天一定要擦,絕對不會忘記。」

About Ir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