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People / 她看得見你看不見的世界-魔女.陳怡君

她看得見你看不見的世界-魔女.陳怡君

一襲粉紅色洋裝,腳踩細高跟鞋,飄逸的長髮配上水亮大眼,講起話來自信而有條理,待過奧美公關、台灣賓士和騰訊,當過公關及資深行銷經理,工作經歷豐富的陳怡君,儼然是一個職場女強人的形象。一見面,爽朗的笑聲及自然流露的貼心客氣,相處起來十分愉快。 每個人或許都曾遇過幾位陳怡君,但坐在我對面的這一位,卻讓我在接下來的三個小時訪談,不時驚呼,睜大眼睛。

她說:「我能夠看見鬼。」

Text: Irene Lee / Photo Credit: Iren Chen

 

 

「我能夠看見鬼。」

 

換句話說,就是她有俗稱的陰陽眼、敏感體質、特異功能,一般人稱擁有這樣能力的人為乩童、靈媒、或者是通靈人等等,「我不喜歡被稱為乩童或是通靈人,因為這樣的字眼好像一開始就被貼上『怪力亂神』的標籤,然而,像我們這樣的能力,其實需要更多元的理解。」

陳怡君自己偏好「魔女」的稱呼,而熱愛Hello Kitty的她,也私下被朋友暱稱為「仙姑貓」。在今年5月出版了《成為魔女的條件》闡述自身經歷,她說: 「在電影《魔女宅急便》中,魔女琪琪在城市生活,騎著掃把送貨養活自己,在遇到不順心時突然失去法力而飛不起來,這樣的描述和我自己的經驗很貼近,而在我開始修行前的低潮期,就很像琪琪飛不起來的那種感覺。」接著陳怡君吐了吐舌頭,頑皮地笑著:「取這個書名也是想要佔一下搜尋的便宜啦!不是有一部日劇叫《魔女的條件嗎》?!」

 

進階成魔女的過程,陳怡君笑著說自己是苦過來的,「從我有記憶以來,小時候就常常莫名發燒、尖叫,看醫生也檢查不出原因,只有在收驚後我才能恢復活蹦亂跳的樣子。」讓她正式打開通往「那個世界」的大門,是在大學的時候,「我記得很清楚,在一台回學校的公車上,只有我一個人,我一抬頭在司機旁的位子附近,看到一名黃衣藍褲的男子,下一秒,他就消失了。」陳怡君描繪得輕輕鬆鬆,我卻在一旁嚇出一身冷汗,「直到那時候我才認真開始意識到:這件事情竟然發生在我身上!也才開始慢慢了解自己跟別人有一點點不一樣。」

自此之後,在陳怡君的生活裡,就接二連三的出現許多所謂的靈異事件,輕微的只是眼睛所及或是迴盪在耳畔,嚴重的則是影響了生活和健康。

「我曾在夜晚的校園中看見一間教室坐滿了人,噢,只是他們的頭都在桌上。」

甚至到了美國念研究所時,這樣的狀況仍沒有好轉。

「大家都一直認為鬼沒有腳對吧?錯了,我有遇過鬼是有腳的哦!在跟朋友旅行住旅館時,晚上睡覺突然背脊一陣發涼,一張眼,床邊就是三個女阿飄,更慘的是,她們還隨著我回到宿舍,每天睡覺都被他們騷擾,六隻腳在我床上踩呀踩的,完全沒有辦法睡覺。」

嘗試過禱告、甚是拿著同學給的十字架、大蒜、捕夢網等等驅魔只求一覺好眠,但通通無效,神奇的是,在媽媽拿著她的衣服到從小拜到大的關渡宮給師父念咒之後,三姊妹就在也沒有出現了!

這些故事聽起來似乎不太「科學」,而陳怡君並非沒有尋求過「科學」的幫助,看過心理醫生、眼科甚至耳科也去看了,原以為的「幻視幻聽」和發燒、胃痛等症狀,到了科學診斷總是以查不出病因以及「或許是壓力太大」做結。

「到了2012年,身體還是很不好,當時動了一個小手術,同時,被公司的好友出賣,工作也不順利,離開待了六年的公司,更慘的是,連戒指都戴上準備結婚的未婚夫也不見了,我的人生掉到谷底,一無所有。」訪談至此,早已習慣陳怡君用輕鬆的態度和詼諧的語氣,分享著這些奇異經驗,然而她的笑聲之後,是一個飽受折磨的靈魂,彷彿身處孤島,無依無靠,等待救援。

 

在人生谷底開啟的修行之路

 

處在人生低潮的陳怡君,當年34歲,「我有十個月沒有工作,在那段空白期,你才有機會去思考更多事情。剛好有一次去面試,一個10年不見的大學朋友忽然打給我,得知我的近況之後,介紹了妙慧師父給我,從此我開始到三芝山上,成了修行的開始。」

開啟修行之門,陳怡君將之視為機緣,「我在20幾歲時碰到這些事情,根本不會想說我要去跟著師父修行,當10年之後,這些打擊讓我幾乎是一無所有,思考自然也會不一樣,會希望能有翻身的機會,對我來說是人生的轉折。」從此,陳怡君不再孤軍奮戰,開始跟著老師「練等」。

提及靈界,自然而然與宗教連結,陳怡君從小讀天主教女校,跟著禱告聽詩歌、也隨家裡拿香拜佛;上過教堂、見過仁波切、目前隨道教的師父修行…問及宗教觀,她認為,每個人心中都應該是一座壇城,可以容納天底下所有的神佛,包含所有能夠給予你力量的事物,「只要你覺得是向善的、是對自身有幫助的,應該不拘任何形式。」如同《佛經》中〈普門品〉所記:「以種種形,遊諸國土度脫眾生。」陳怡君繼續說道:「他們(上天)知道你需要什麼,就會化身成那個樣子來讓你相信,比如說你相信的是一個朋友,他就會化作一個朋友來讓你相信。」

而陳怡君覺得最重要的是,在不同階段找到適合自己的老師,「我跟其他可能比較不一樣的是,一般修行者可能學密宗,那他就會一直學密宗下去;那有人可能學道教 就也會一直學道教下去,而我則是沒有太多宗教束縛。」

▼ 陳怡君目前跟著天印師父修行,師父教導宗教應是「不拘形體、不拘形式,心有壇城,就像心中要有無邊廣大的神桌的概念,要能容納一切神祇。」

有記憶的靈魂 看見前世今生

 

「老師說我這輩子其實可以不用來(投胎)的,但是見到眾生苦,我又自己發願來到這世上。既然如此,我們就把功課做好、做完。」書中陳怡君自述,打坐、念經的修行過程中,她理解到自己的與眾不同能夠適時提供別人幫助,於是開始了俗稱算命的「諮詢」的工作,所謂「諮詢」,就是觀看一個人的前世。

如何觀看?隨時隨處都能夠看到嗎?而「看到」又是什麼感覺?

一下子好幾個問題湧出,陳怡君笑著一一解釋:「我要看一個人的前世,不需要見面,也不需要姓名、生日等等,只要有三周內的照片,我的腦中就會有畫面,就像是在看Youtube影片一樣,有時候也會模糊或者網速不夠;方法很有趣,其實每個人都有守護神,依不同的宗教有不同的稱呼,像是守護靈、本靈、守護天使等等,無信仰的人也有哦!當我看到照片時,我就會請你的守護神來跟我對話,把我需要的資訊告訴我,比如說你問了跟男朋友的感情,守護神就只會提供相關的資訊,而不會顯現你的父母或是別人等等。」

「其實某個層面來說,我們很像是沒有執照的心理諮商師。」還沉浸在前世今生奇幻的氛圍中,陳怡君又馬上丟出一個很「科學」體悟:「端看前世,並不是說以前怎麼樣,現在一定會怎麼樣,你的意志跟過去的因緣會決定你的未來,所以你現在的意志,其實是會改變未來的,應該說,我們能做的,是提供另一個角度,讓原本認為無力解決的狀況,有重新思考進而釋懷的機會。」

看透前世今生能力的代價,是修行者的元氣及運氣,每次的諮詢都會讓陳怡君耗盡精神,甚至偶爾還會背到諮詢者的業障,那個時候陳怡君的身體就會特別差、原本好好的生活也會突然走下坡,我不禁好奇,若能力可以因修行而「升等」,那能不能也藉由修行將之關閉呢?「以前總會想,為什麼是我?修行之後反而體悟到,其實每個人能活著都是福分,你多活一天就是在消耗你的福分,生命就是那麼長,轉瞬即逝,那我們是不是要一直做好事,讓福分延續?在道教的講法,我帶有『天命』,既然有這樣能力可以幫助別人,累積功德,那我為什麼不做?」這就是陳怡君,樂觀、積極,希望自己魔女的身分,能帶給社會正面的影響。

而陳怡君也相信,靈魂是有記憶的,「我曾遇過一位藝術家,他在前幾輩子就開始雕刻了,所以他在這個領域就是莫名『有天分』,我相信若我去看周杰倫的前世,一定也會看到音樂相關的才華。」陳怡君自己則是幾世都有修行,對佛經其實一點也不陌生,一般人念完《金剛經》需要20-30分鐘,她第一次念只花了15分,連師父都很意外。那麼,你還相信,人生走完這輩子就結束了嗎?

▼魔女的前世今生

陳怡君分享,在一次日本旅行中,得知自己的其中一世為日本幕府將軍足利義滿的女兒。毫無規畫之下,隨著直覺來到了金閣寺,當下竟發覺金閣寺是足利義滿的避暑夏宮而驚訝不已,像是冥冥之中的牽引,為那次旅程中意外的收穫。

 

看不見卻存在 成為魔女的條件

 

陳怡君描述,人與鬼同處一個空間,只是維度不同,能看得見他們是因為頻率接近,而沒有這樣體質的多數人,對阿飄的想像自然是來自文字、電視、電影等等影像作品,「我常常懷疑,這類影像和文字作品的編劇或作者,一定有人也是敏感體質,能夠看見一般人看不見的!像是JK羅琳筆下的催狂魔,逼近人體、吸取精力的樣子好鮮明,非常貼近我的經驗,我認為沒有經歷過的人描繪不出來。」 此外,《靈異第六感》則是她目前為止覺得最可怕的恐怖片,直說自己邊看邊發抖,「當然,也是有一些作品我是邊看邊笑的,像是知名的鬼片《七夜怪談》,鬼不會長那樣啦!」陳怡君笑彎了眼,談著鬼故事,似乎也不那麼可怕了。

▼陳怡君形容,《哈利波特》中的催狂魔吸取人們精力的描繪,十分貼近她真實的經歷。

 

成為魔女的條件,其中最難的一點就是,如何讓他人理解眼中只有自己看得見的畫面,或許我們都很容易藉由影像作品,恣意想像在那個我們看不見的世界會是什麼模樣,然而,身為魔女的困苦磨難,卻非常人所能體會,「像我一開始要去山上找師父的時候,媽媽很反對,覺得我一定是被騙、誤信邪教,認為我應該趕快找工作、找男朋友才是正途。對我來說,經歷這些或許有點難以理解的事情已經很不容易了,會希望旁人不是一昧的反對甚至帶著成見,因為沒有親身經歷過,是無法感同身受的。」收起方才的笑鬧,坐在我對面的陳怡君,神情認真,卻也將十幾年來所經歷的辛苦,用一抹輕淺的微笑帶過,現在的她,仍持續修行、做功課,幫需要的人諮詢,並且,樂觀面對自己的不一樣,不忘活得精采。

 

 

 

 

 

About Ir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