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Taiwan / 《老鷹想飛》導演─梁皆得:跟著腳步,尋找那雙飛越山稜的翅膀

《老鷹想飛》導演─梁皆得:跟著腳步,尋找那雙飛越山稜的翅膀

繼《看見台灣》這部紀錄片後,《老鷹想飛》接著成為許多人關注的生態紀錄片,透過與梁皆得導演的貼身採訪一窺紀錄片導演的日常,也挖掘出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原來義無反顧的背後有個人總是默默支持著...

Text: Carol Ko / Photo:  Carol Ko,老鷹想飛粉絲專頁,猛禽協會,國家地理頻道

 

與梁皆得導演的第一次接觸是在NGC國家地理頻道的記者會上,從8月開始NGC頻道播映了一系列紀錄片專題,藉由這些紀錄片導演們的視角,說出台灣從生態到人文的優勢與困境,而為此系列專題打頭陣的「老鷹想飛」就是梁導演的作品,也是近來迴響度最高的一部生態紀錄片。

為了瞭解導演在生態攝影、在紀錄片這條路上走過的歷程,InDetail實際貼身採訪,跟隨導演找尋那些高空翱翔的猛禽,尋找那雙飛越山稜的翅膀。

 

【映像福爾摩沙】合照,左起導演黃嘉俊、四分衛阿山、簡嫚書、導演蕭菊貞、導演梁皆得、導演張博鈞、導演李偉傑
【映像福爾摩沙】合照,左起導演黃嘉俊、四分衛阿山、簡嫚書、導演蕭菊貞、導演梁皆得、導演張博鈞、導演李偉傑 (來源:國家地理頻道)

 

關於老鷹想飛

 

從小對鳥類的喜愛讓梁皆得很早就加入鳥會,也擔任中研院博士劉小如的研究助理長達五年,後來他開始對攝影產生興趣所以自學了拍攝,第一部16釐米生態紀錄片《ㄉㄨ ㄉㄨ ㄨˋ:蘭嶼角鴞的故事》於1991完成,隔年便開始計畫拍攝黑鳶的紀錄片,也正是「老鷹想飛」的前導,拍攝生涯中共得過日本世界動物影展、美國蒙大拿州國際野生動物影展、金穗獎及金馬獎入圍等肯定。

 

 

《老鷹想飛》主要人物之一沈老師與梁皆得認識許久,當時是以黑鳶為主要拍攝對象,但因為沈老師的關係,導演有了把人物加進去的念頭,也因為如此,從沈老師身上所看見的執著,更讓觀影者有感同身受的想法。

 

但一開始,沈老師並不是這麼輕易的就答應入鏡,「雖然我認識他20幾年,但他是一個很低調的人,而且他不覺得他有什麼功勞」,梁皆得是如此形容他的20幾年老友,從導演口中聽到沈老師的敘述會覺得這個人還真是有點彆扭,不過他將生命歷程獻給黑鳶觀察,這樣的執著與古怪似乎稍微能理解。

 

 

不過即使電影有著他吃重的鏡頭,一拍完沈老師並沒有立即先看過電影,或許是說,研究黑鳶20年以來,他把自己當作一個紀錄者的腳色,初期看到黑鳶棲息地被破壞,會難過會生氣,但20年過去了,他放掉情緒說:「對這一切的發展無能為力。」

這種喪氣話聽進許多激進運動份子耳中,可能會很想搖著沈老師的肩膀要他振作點,但經歷20年的觀察這樣的悲觀又能怎麼苛責他呢?即使從採訪者的角度這樣聽著,心情也都難免受到了影響。

 

 

因為農藥的使用導致黑鳶瀕臨滅絕,人類又何嘗不是身受其害,就連小朋友也以稚嫩的語氣向導演詢問:「為什麼上一輩使用農藥卻要下一代承擔?」聽起來不可思議,但的確就連小朋友都感受到生存在台灣的無助。猛禽數量的銳減不單只是生態浩劫,更大的食安危機如同烏雲般已全面壟罩台灣,一個人力量有限但一起努力卻能很大,《老鷹想飛》這部片帶給我們更多的思考,或許可以悲觀,但我們更可以挺身解決。好消息是,黑鳶的數量已經持續成長中!從20年前研究只剩一百九十幾隻,到現在統計已經超過四百隻,原來是真的,只要真心想做一件事,全宇宙都會來幫你。

 

12321706_530912137077297_2584772795330741119_n
映後感想會場照片 (來源:老鷹想飛粉絲團)

 

話談電影之外

 

這次編輯部隨著梁導與他的老婆和小孩一起走入新北金瓜溪寮,當天剛好是父親節,所以能跟著梁導的家人一起體驗算是很特別的過程。

 

 

在開車前往他很常觀察猛禽的新店山頭途中,我們車上聊了許多電影之外的話題,導演本身也是猛禽協會的理事長,關注許多環保議題,前陣子飛去舊金山參加環境保護論壇談到農藥使用問題,《寂靜的春天》的作者-瑞秋卡森也現身說法,因為DDT的使用讓美國國鳥一度瀕臨滅絕,與台灣黑鳶有著類似情況。

 

P1100549_2

 

同時前陣子有一些團體向農業署提出飼養猛禽的要求,還記得當時這些訴求一出來,猛禽協會立刻發出聲明,相當喜愛猛禽的梁皆得當然也對這樣的要求不以為然,就如同在日本爆紅的貓頭鷹咖啡廳一樣,這些都違背了牠們生活的習慣。

 

「那像是在台灣拍鳥人有些不好的習慣,導演怎麼看呢?」

「妳說誘拍的方式嗎?雖然我拍攝鳥類這麼久但我從不用這些方式,拍攝神話之鳥時睡在馬祖的岩壁上等,也有時候睡在車上。牠們不是人無法指引牠們動作,但自然的畫面才是最好看的,用人為方式拍攝其實都看得出來。」

 

當問起導演對未來台灣生態樂觀嗎?即使投身大半輩子記錄這一切,導演仍然樂觀著:「我覺得台灣人越來越在意了,加上食安問題出現,環境變好猛禽有東西吃自然就會成長,就連台北都會區都看的到猛禽。」「真的嗎?!」「是阿,去植物園或是台大校區觀察都可以看的到貓頭鷹。」就在同時,我們聽到一種高亢的叫聲往天空一看,原來有三隻大冠鷲在上方盤旋,此時因為有旺盛的熱對流所以大冠鷲會藉此飛翔尋找食物。在台灣,原住民部落裡常看見老鷹在天空飛翔,他們會去揀拾老鷹掉落的羽毛,作為祭典頭飾上的重要裝飾。

 

 

梁導他並不是情緒起伏很大的人,可能因為長期拍紀錄片有關係,耐心和等待是拍片最重要的過程,但與導演從電影聊到相關議題時候,口氣雖溫溫的卻很堅定的說出他的想法,藉由他的眼,提醒我們應當思考的一切,梁導不只是個紀錄者,也是實踐者。

 

秀梅姐眼中的導演

 

跟隨導演實地猛禽考察的太太-秀梅姐與女兒,也被我們纏著講故事。穿著可愛洋裝皮膚白皙的秀梅姐站在粗曠的梁導旁邊,不說沒人知道其實這是一對姊弟戀,秀梅姐還跟我透露,有時一家人走在台北街頭,她與女兒都會故意說梁導是怪叔叔,說到這秀梅姐笑的彎腰。

 

P1100717_44

 

等到梁導走進溪水準備拍攝時,我才有辦法跟秀梅姐聊起女人的話題,秀梅姐手也沒閒著,一直用手機捕捉梁導的畫面。「秀梅姐,妳跟導演怎麼認識的阿?」「那時候我去蘭嶼玩,他在那裏拍攝就認識然後交往。」「聽起來有點浪漫耶。」「對阿,我就是被他吸引。」

 

能抱得美人歸無非就是梁導的才情,於是兩人相識沒多久後結婚了,之後秀梅姐跟著導演拍片上山下海,有時睡在車上兩三天有時搭帳棚過夜,愛的就是梁導這一味,秀梅姐當然從不喊累,甚至懷孕了也跟在梁導旁邊,直到生了小孩才停止。「其實拍紀錄片很辛苦沒錢沒人,剛開始我都是當他助理替他拿器材,最近跟著他跑映後感想會的時候,許多婆婆媽媽都不去找梁皆得,直接跑過來握著我的手說妳好辛苦。」秀梅姐笑了一下繼續說:「還是女人才懂女人的辛苦。」

 

 

在今年奧斯卡紀錄短片頒獎時,美國知名主持人Louis C.K.開玩笑說出了紀錄片導演追求理想的背後,是開著本田喜美住在破公寓的窮困生活的實況,雖然是玩笑性質但卻真實比喻了紀錄片導演生活的困境,也讓許多人對紀錄片導演更尊敬幾分。而別忘了,在他們義無反顧追求真相的時候,支持他們除了這些各大獎項外,最重要的還是家人無條件的包容和支持。

 

《老鷹想飛》耗費20年拍攝,隨著觀眾的迴響增加和陽明戲院老闆的大力支持,讓這部片越來越受關注,當郭台銘公開表示要買下國中小公播版後、全聯紅豆麵包的響應和國家地理頻道的放送,皆讓《老鷹想飛》成為最近最受注目的生態紀錄片,對於近來的高漲的名氣,梁皆得表示:「沒什麼感覺,我還是一樣的生活,越多人看到電影才是最重要的。」

 

13872808_10157171623635632_4744627329119561793_n

 

在一切一切的背後,拍進每個人的心中是導演心中的價值,說出島上的真相則是畢生努力的目標,即使現在忙著參加全台各單位的映後會,梁皆得仍同時準備未來要拍攝的電影素材,將會以在台灣遷徙及過渡的鳥類為主,像是黑面琵鷺等等,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About Car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