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Auto / 天際線上 追風者的冒險-熱氣球飛行員 x Mercedes-Benz V-Class

天際線上 追風者的冒險-熱氣球飛行員 x Mercedes-Benz V-Class

    當一顆顆七彩繽紛的熱氣球從鹿野高台緩緩升起時,人們心中的幸福感彷彿也跟著起飛。熱氣球自由飛是有著嚴格規範的飛行活動:它是航空器,需由經過專業訓練的飛行員負責飛行;而要讓熱氣球順利翱翔天空且安全的降落,背後還要有一群專業地勤人員的汗水與辛勤付出。

     關於台東熱氣球幕前幕後、天上地下的故事,就從清晨四點,InDetail拜訪鹿野「飛行學校」開始。為我們領路的是「達亥」(Dahi邱盛富),他是台灣第一位原住民熱氣球飛行員。我們開著 V-Class 追尋他的熱氣球飛行之路,而那正是台灣熱氣球歷史的第一章。

Text: Roger Wang & Irene Lee  /  Photo: Roger Wang、達亥 / Video:Roger Wang

 

關於飛行夢    究竟是被逼的還是自己愛上?

 

     天還未亮,我們在台九線345k附近來回開了三趟,才找著被夜幕掩蓋了入口招牌的「飛行學校」。這裡原是永安國小永隆分校校區,廢校後在2014年由台東縣政府撥給台灣第一家獲民航局核准合法經營的熱氣球航空公司—「天際航空公司」,作為飛行啟蒙基地(飛行夢工廠、飛行學校)。
  
     布農族血統的達亥那一聲宏亮的早安,就如同他的人一樣充滿活力與熱情。他說今天要進行熱氣球飛行員的日常飛行訓練,負責考核的則是荷蘭籍教練Wout Bakker。

DSC_5929-2

 

DSC_5945-2

【Wout Bakker】

Wout Bakker是台東熱氣球嘉年華的重要推手,從2012年擔任該活動的飛行總指揮,到2014年天際航空成立,他都是關鍵人物。Bakker在1980~1988年任職於荷蘭空軍,擔任防空管制官。而後他對熱氣球產生濃厚興趣,並且成為熱氣球飛行員,至今他已擁有超過20年的經驗,飛行時數也超過3500小時。除了是商業飛行員教練,他也是熱氣球技術工程師,而他豐富的經驗也被各國禮聘規劃熱氣球活動,包括籌辦泰國熱氣球節、斯洛伐克熱氣球節等等。

 

     達亥領著我們到「停機棚」,地勤人員正在將藤籃、燃燒器、熱氣球等裝備裝上3噸半貨車。「你們看到的每一個籃子都代表一架飛機,也就是我們的航空器。」。由於飛行員也就是機長,在為我們介紹訓練流程的同時,他也監督著地勤人員工作的細節,他說,訓練從來都不能有一絲馬虎,而且從地面開始就是機長的責任。

    「天際航空」,臺灣第一家熱氣球航空公司,專營熱氣球自由飛空中遊覽業務,旗下的5位飛行員也是臺灣第一批到美國受專業訓練的元老級人物,「台灣目前有8位合法的熱氣球飛行員,我們這裡就佔了5位。」達亥說。

  
     怎麼開始的飛行夢?
     因相識而相愛,應該是最貼切的說法。

     2011年,首屆台灣熱氣球嘉年華在鹿野高台舉辦,達亥當時任職的活動公司承辦了此項活動,他也回到故鄉台東擔任工作人員。由於是第一次在台灣舉辦國際級熱氣球活動,因此主辦方邀請了8個國家(印度、泰國、美國、紐西蘭、加拿大、瑞士、杜拜等)、14顆熱氣球及飛行員團隊共計36名人員來台參與此活動,達亥就負責地勤工作,包括器材維護與接待國外飛行員。隔年,已經有經驗的他,則擔任熱氣球嘉年華活動官方指派的地勤副總指揮。

     連續兩年近距離接觸這項活動後,「想飛」的夢想開始萌芽。當然,有時候要從暗戀變成公開,需要有外力幫推一把,這個媒人就是台東縣政府。
  
     看到連續兩屆熱氣球嘉年華活動為台東觀光帶來數億元的觀光產值,縣府決定培訓在地飛行員,好讓熱氣球活動能在台東生根。「當縣政府開始甄選合適人選到國外受訓時,根本沒有人去報名。」達亥笑彎了眼,「太冒險了啦!當時毫無前例可循,誰敢去?」他說的冒險不是飛行的危險,而是「熱氣球飛行員」這個工作在台灣沒有人做過,前途在哪?沒人看得見。

DSC_5932-2

        雖然心裡對成為熱氣球飛行員這件事存有質疑,然而,想為故鄉做事、愛家的因素,以及內心渴望嘗試與挑戰的心,還是驅使了達亥與其他幾個夥伴參與甄選。愛開玩笑的他打趣的說:「我們是被逼(騙)的啦!」2012年12月,達亥與其它四位台東在地人,成為第一批「奉派」赴美受訓的學員。

成為飛行員,是一場賭注的開始

 

     去美國受訓那一年,達亥的小兒子剛出生,「那時候我最大的考量,就是我太太必須獨自帶兩個小孩,可是太太很支持我,讓我放心去準備。」

     很多年輕人想投身飛行員行列,是殷羨享有高薪還可雲遊四海,但對達亥來說,參與熱氣球飛行員訓練,卻是為了能夠留在他所熱愛的家鄉而做出的「賭注」。「我之前在高雄一家活動公司工作,經常得到外縣市辦活動,有了家庭之後,我跟太太都希望能留在台東工作,每天有時間留給家人,而熱氣球飛行員的培訓計畫,是為了要發展台東的在地觀光產業,培訓在地人在台東服務,太太很認同這件事,也很符合我們的期待。」有了家人的支持,達亥決定接下這份挑戰,面對接下來的未知數。

     家庭這一關過了,另外還有一關等著他:經費。

     因為當時雖然說是「奉派」,其實出國旅費、受訓期間的開銷,都必須先由學員自費,等考上執照才能領到補助。「去美國受訓要先自備大概60~70萬元,除了我跟太太去貸款之外,不少朋友聽到了消息更是主動聯繫我們,義不容辭的說要先贊助我,因為大家的熱情,準備自備款的過程沒有很大的困難,一直到出發前兩個禮拜,都還有地勤大哥們說要資助我生活費。」

 

今年剛滿40歲的達亥,目前累積的飛行時數達450小時,是台灣熱氣球飛行員當中最資深的一位。
今年剛滿40歲的達亥,目前累積的飛行時數達450小時,是台灣熱氣球飛行員當中最資深的一位。

     這種賭上身家與背負眾人期待的壓力,讓達亥抱著「考不過就完了!」的決心,飛到美國猶他州(Utah)受訓。達亥回憶起當初準備受訓時得到的種種幫助,滿懷感謝。今年剛滿40歲的他,目前累積的飛行時數達450小時,是台灣熱氣球飛行員當中最資深的一位。達亥用他精湛的飛行技術,和其它在地飛行員一起努力讓熱氣球活動在故鄉生根,來證明當初他的「賭注」與親友的支持都沒有白費。

     雖然達亥嘴巴上說踏上飛行路是「被逼」的,從旁觀察熱氣球從準備到升空,在陽光與火光之下,達亥與工作人員雖早已汗如雨下,但閃閃發亮的雙眼仍緊盯著熱氣球,並且重複檢查各項細節,從沒喊過一聲累,如此耗費心神的工作,若無發自內心的強大熱情支撐,豈是能夠「被逼」著就能堅持到今天的?

安全 是熱氣球飛行最最重要的一堂課 

 

     達亥邁向飛行之路,除了背負著不能失敗的心理壓力外,受訓期間國外氣候與環境對他也是嚴苛的試煉。

    「每天凌晨3點、在攝氏零下7、8度的低溫掙扎起床,整備裝備時手指頭常凍到沒有知覺。」他們的教練Michael是美國熱氣球界的資深教練,卻有個隨時會暴跳如雷的脾氣,「剛到美國的時候,我們都以為會從基礎原理學開始學,之後再慢慢進階,殊不知,教練Michael直接就帶著我們操作,讓我們摸索,而且非常嚴厲也非常兇,常常被他罵的不知所措,我們早上做熱氣球飛行,接著有學科課程,下午又得做地面訓練,一整天疲勞轟炸,連放假時都不敢出去玩,而是跟夥伴們窩在一起研究該怎麼做正確的飛行,壓力很大。」

      「記得受訓一段時間後,慢慢開始建立一點自信了,有一次在猶他(Utah)的降落訓練,我覺得自己做的很完美,應該可以得到教練的稱讚,但降落後他卻對我大吼、要我滾出籃子想想自己做了什麼蠢事,然後他就駕著熱氣球這樣飛走了。我被丟在荒漠中,一個多小時後才有人開車來接我。」

        「後來才知道他生氣的原因是我降落時背對了航向,而那將使我因無法監控降落點四周狀況產生高度風險。」他後來才明白,熱氣球的飛行訓練講求在錯誤中學習,教練的嚴厲是要將飛行員的專注度與耐性逼到極限。經過那一次被拋棄在荒野的經驗,達亥從此謹記,不得背對航向的大忌,而且對於安全細節的重視,深埋在心底。(編者按:2016.07.30美國德州發生的一起重大熱氣球意外,原因就是熱氣球誤觸電線所導致,達亥的教練所擔心的就是這種狀況。)

      回想起當初在美國的受訓經過,達亥形容,將近2個月密集訓練就像一場身心靈淬鍊的修行,但達亥撐過來了,與其它四位學員一同順利取得國際認證的商業飛行證照,成為合格的熱氣球飛行員。而從一個飛行門外漢到拿到FAA(CPL)/CAA(CPL)雙認證的商業載客飛行執照【註1】,達亥前後只花了6個月的時間。當時,他可能不知道,他打開的是一個全新的世界。

【註1】
FAA: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美國聯邦航空總署
CAA:Civil Aeronautics Administration交通部民用航空局
CPL:Commercial Pilot License商業飛行執照

我們沒有空調,也沒有空服員!

 

     一顆熱氣球要順利飛行,除了要靠專業的「機長」(飛行員)外,在地面隨時待命的「地勤」也是不可或缺的角色,「成為熱氣球飛行員的要求完全比照機師,一樣的體檢標準、一樣的法規、一樣的考試制度,只有航空器不同。一般來說,一顆熱氣球需要4~5位地勤人員協助,在航空法當中,地勤人員是飛航作業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同理,熱氣球的地勤人員都是要特別接受專業訓練的,名單也需上傳民航局做管理。」飛熱氣球的一切程序都如一架飛機。「只是我們沒有空調,也沒有空服員。」達亥笑著說。

     身為飛行員,達亥不斷提到專注力的重要,「熱氣球在民航法中稱為目視飛航,也就是用眼睛看的飛行,從氣象觀測、細節檢查到飛行時的隨機應變,全都憑藉飛行員的專注與眼力。」

     我們隨著天際航空一行人抵達位於關山的訓練起飛場,工作人員忙著從車上卸下熱氣球裝備,在縱谷環抱下,漸露些微曙光的天空中還高掛著月亮,在這樣的氛圍下執行飛行前的準備工作,似乎多了一份浪漫。

 

     在熱氣球升空之前,第一步,是由當天負責飛行的機長觀測氣象,藉由施放小氦氣球升空觀測其風速、航向以及上升的速率,預測熱氣球的飛行狀態;接著開始熱氣球的架設工作,「機長需與地勤人員一同確認每個步驟是否確實,一個小小的螺絲或扣環出問題,都可能影響飛行時的安全。」

     在組裝都沒問題之後,透過大型風扇將風灌進氣球內,此步驟稱為「冷膨脹」。此時機長會脫掉鞋子小心的走進膨脹的球體內,仔細檢查球皮狀態。而我們也在機長的同意下,親身走進熱氣球內,感受置身球體內的奇特氛圍。

     一切就緒後,飛行員就位,最後一個步驟就是控制燃燒器產生熱空氣,讓氣球產生浮力,將平躺的熱氣球立起來這步驟稱「立球」。此時,熱氣球已經做好起飛準備,隨時可升空。由於組裝過程需耗費一些時間,所以起飛前機長還會施放小氦氣球,再做一次氣象觀測,取得最新的資訊。

       「一般我們做飛行訓練,教官會不時在一旁出情況考題,如乘客不舒服、燃料不足等等問題,甚至還會偷偷關掉瓦斯,就是要考驗飛行員的臨場反應。」說完,達亥登上熱氣球,展開今天的訓練。當地勤人員鬆開抓住藤籃的手,接下來就是空氣密度學結合氣象學一起對抗地球重力的表演了。

地面上追逐熱氣球 另類的旅遊體驗

 

     與飛機不同,當熱氣球升空自由飛時,地勤團隊可不是守在起飛點的,他們必須隨熱氣球動向移動。我們駕著 V 250 d Avantgarde 加入地勤團隊的行列,透過無線電隨時掌握飛行員的狀態回報,眼睛更是必須時時望向蒼穹,時而停下待命,時而則依照飛行員指示到達合適的降落點。這場景讓我們聯想起Discovery頻道那些為科學研究而追逐龍捲風的「追風人」,我們和後勤團隊則是「追球人」。

     除了靠目視,新科技也為追蹤熱氣球帶來新的樂趣,我們用手機連到可追蹤熱氣球的網頁,然後輸入氣球編號(記得嗎?每顆熱氣球都是航空器,所以都有航空器編號!),就可以在手機上掌握它的位置了。

trace 2

 

     這天的飛行訓練降落了兩次,第一次是為了更換瓦斯鋼瓶,並且替換另一位飛行員受測,只見飛行員在空中尋找適合降落的地點,並通知地勤團隊前往,兩者精準的會合,並快速完成後勤補給任務;第二次降落則準備收球,熱氣球降在一塊已收割過的稻田,地勤人員熟練地舖上大片帆布墊,以保護熱氣球球皮不會遭地面損傷,才開始收球作業。當然,收球過程中飛行員與地勤人員也是一同工作的,飛行員要監督到每一處細節,因為涉及到下一次飛行時展球的效率及飛行的安全,一點都不容馬虎。

DSC_5784-1
左起:荷蘭籍資深飛行教練Wout Bakker、飛行員吳稚偉、達亥、黃前興。

     一天之中只有清晨天剛亮與傍晚這兩個時段的氣流適合熱氣球飛行,因此熱氣球飛行員與地勤人員都已經習慣「起的比雞還早」的生活,今天這樣兩趟飛行訓練結束,大夥前往一間飛行員習慣去的早餐店(可稱為飛行員早餐店?)填飽肚子的路上,我看了一下手錶,竟然才8點!!

     在地面追逐熱氣球,車輛需要具備優異的機動性與舒適性, V 250 d Avantgarde  的2143c.c.柴油引擎,從1400rpm就供應了44.7kgm的充沛扭力,搭配 7G-TRONIC PLUS 七速手自排變速系統、AGILITY CONTROL 敏捷操控懸吊系統及 Intelligent Drive 智慧駕駛輔助,讓我們的「追球行動」愉快又安全。

     一同追球的家人,則把 V 250 d Avantgarde 採2+2+3七人座配置、後排具折疊桌、中排座椅可轉向的座艙,當成他們專屬娛樂艙。豪華舒適的休閒氣氛搭配多變車室空間,對我們來說,開著 V 250 d 追熱氣球,是一種前所未有、全新的旅遊體驗。

 

 

 

一場飛行邀請,綠巨人的奇幻之旅

 

     為了掌握故事的全貌,InDetail前後造訪了鹿野兩次。一次在地面上零距離參與/觀察飛行訓練過程,另一次,我們更直接搭著熱氣球自由飛行在縱谷上空。

     第二趟來到鹿野,參與了達亥在熱氣球嘉年華中的商業載客飛行,他飛的是目前台灣尺寸最大的熱氣球「綠巨人」。清晨4點多的鹿野高台,天才濛濛亮,但綠地、草坡上已聚集了許多人,工作人員忙碌的準備著熱氣球,還有許多雖然略帶睡意卻滿是期待的臉龐在等著球升空。

    「綠巨人」是目前台灣尺寸最大的熱氣球,可以容納最多7個人,比起一般的球,它需要6~7個地勤協助起飛降落,因為規格較大,球皮又是綠色,經網路票選取名為「綠巨人」,在國內目前只有達亥一人取得飛「綠巨人」的資格。

      攀著藤籃入內後,跟著其它乘客一起按捺著因期待而躁動的心,聽著機長達亥說完注意事項,我們準備迎接此生第一場熱氣球自由飛行。

     「媽媽你看地上的人變好小哦!」「哇!飛的好穩噢!」從藤籃離地那一刻起,驚嘆聲就此起彼落,一對母女、一對情侶,加上我們,一行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並且止不住的讚嘆著由晨曦、薄霧、高台、縱谷、農田與遠山所交織成的一幅幅美不勝收的景色。

     「現在的風是吹向北邊,所以我可以開始尋找這個區域任何空曠的地方作為我們降落的地方,不過呢,按照我對這邊空域的了解,目前地面的風有可能會轉為北風,帶我們往南走,所以我們今天有機會做輪轉式的飛行,也就是像繞圈一樣,飛過去又被帶回來。」達亥彷彿能看見風,航道在他眼中清晰而明確。

      「你們知道怎麼看見地面的風嗎?」見我們只能崇拜著看著他而見不著風,達亥傳授了幾招秘訣,第一步是觀察地面上的炊煙或下方屋舍的旗幟,「都沒有這些東西怎麼辦?」一名乘客問出了大家心中的疑問,顯然我們這些飛行麻瓜還無法參透看見風的魔法,達亥笑著說:「這時候,就要往下吐口水!」這可不是玩笑話,觀察口水下向飄散的方向,就能夠判別接近地面的風向。

     正當我們還眷戀著眼前夢一般的美景,達亥已經判別好降落的地點,「我們要落在鳳梨田旁那條小路上!」達亥指向前方,並且要我們抓好藤籃,因為他準備利用一顆在航道上的小樹來做剎車。藤籃掃過小樹,有效減緩了降落的速度,又看到達亥控制燃燒器、點放般的噴出火焰,讓藤籃精準的就落在他預告的位置,而追逐在後的地勤團隊也分秒不差的出現在熱氣球旁。乘客跨出藤籃,依照300多年來熱氣球平安降落的傳統,享用香檳之後,達亥又完成一次完美的載客自由飛行。

    「這是你第幾次飛行?」我們問,達亥笑答:「每一次的風和航向都不同,所以每天的飛行,都是第一次。」

浪漫難忘的飛行經驗

 

       有沒有和家人分享過搭乘熱氣球飛行的感動?

    「其實我家人跟你們一樣,在搭乘之前,都以為熱氣球會很不穩定,結果飛上去之後才體會到我所說的穩定和安全感,最重要的是,當他們真的搭熱氣球升空,才真正了解我的工作內容,也才能夠比較放心。」達亥說。「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飛行是載著太太行經關山親水公園,那天的風很慢,我就帶她下去碰水再升高。」一旁聽故事的我們直呼太浪漫了,達亥卻笑著回:「成功的話是浪漫啦,但不成功的話,水跑進藤籃就會被拉下去了。」

     達亥說,蜻蜓點水式的飛法他不只一次嘗試過,那是他取得執照的第二年,在馬來西亞的布城,「那裡有一條很寬的河流,去到那邊的飛行員,都有一個傳統,就是朝著河流飛過去,貼著水面拉出水線,這是一個蠻高超的技術,因為要抓準下去與水面的距離,我當時想說身為台灣代表不能漏氣,也要遵循一下傳統,就飛下去碰水,一開始表現都不錯,不過到了一處水流比較急的地方.我的藤籃就被拖下去一點點,我心想慘了,趕緊噴火抬升熱氣球,一上去水就從藤籃縫竄出,像瀑布一樣,下面的人都在鼓掌+拍照。好糗~」

力量由上而下,撐起熱氣球在台東一片天

 

     在堪稱是最難飛的臺灣,第一批考取專業資格的飛行員與第一家合法成立的熱氣球航空公司,被視為如奇蹟一般,「若能夠在臺灣飛熱氣球,那到其他國家也沒問題了!」不少計畫開發熱氣球活動的國家都曾前來諮詢,以台東熱氣球嘉年華為參考對象,邀請達亥他們到當地去做勘查和訓練。

    「台東熱氣球產業之所以可以如此成功,最主要是靠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持,最初是由當時的觀光旅遊處處長-陳淑慧所推動的,我們都稱她為熱氣球媽媽。」達亥口中的熱氣球媽媽,現在已調職到台鐵局擔任南區總經理,除了成功推行台東熱氣球嘉年華,太魯閣的國際馬拉松也是陳淑慧辦起來的。「當時我們編制在觀旅處的約聘人員之中,除了做飛行和行政業務之外,她又編了預算讓我們上課,一周三堂:英文、氣象學以及空語(使用GPS和地圖判別),對我們要求很高,每周也都會跟我們聚一次餐,隨時掌握飛行員的狀態,她真的是我們的貴人。」

    「除此之外,她也教會我們所謂的『國際觀』,第一,她告訴我們,不只要在國際上曝光,更是要讓別人都認為我們不只是台灣飛行員,而是國際飛行員,也因此在她任內我們都不做繫留(用繩索固定,熱氣球只有升空降落供人體驗),因為國際飛行員任務就是要飛行;第二,每次出國參與熱氣球活動,她都要求我們在安全無虞的前提下,盡全力配合主辦單位,保持良好關係,此外,她也要我們建立人脈,規定每一個人都必須交出10~15個名單,與其它國際飛行員建立連結,有了人情在,日後要邀請他們來參加嘉年華自然就不是難事了!」想起最初跟著熱氣球媽媽從零開始的努力,達亥忍不住滔滔不絕,感謝之情溢於言表。

      而今,達亥也開始栽培飛行員幼苗,他們進入花東縱谷的學校,向小朋友做熱氣球的教學,「現在都是在灑種子,讓部落的孩子們知道,未來可以有更多想像!」達亥飛上天空的故事,讓部落的孩子、台東的孩子有了一個新的學習榜樣,他們的未來,也可以很開闊、有各種不受限制的選擇!

每一次升空 都是為了家鄉而飛

 

     實際參與了熱氣球從準備、飛行以及隨地勤追球的過程,在一旁看著一顆球如何升空,也親眼見識達亥在風中進退自如,熱氣球的飛行著實是一門高超的學問,必須依靠操縱者高度的專注力與眼力來克服許多未知數,包括起飛與降落,都得靠當天的氣候和狀況來決定,無法事先百分之百的就預定好,「我曾在燃料不足的情況下,在空中維持靜止狀態40幾分鐘,一直觀測,等到對的風來才能夠降落;我也曾在尋找降落點時,為了避開稻田農地,看到了寬闊的河床就就下降,卻忘了評估河流的風洞效應,被快速的風吹的連滾好幾圈!」達亥用輕鬆的語氣描述著熱氣球飛行的種種危險性,一次次的經驗,磨練著飛行員的應變能力,確保下一次更佳的飛行安全。

       現在,天際航空的飛行員們,除每年的台東熱氣球嘉年華外,也隨著天氣變化,在其他國家追逐著適合飛行熱氣球的季節,「3-5月到東南亞、9月去美國和英國、10月到日本、11月去西班牙。」在世界各地的藍天中飛行,看似是夢幻亮麗的工作,實則必須付出極大的精神與體力,更有不少計畫發展熱氣球活動的國家都邀請他們前去勘查與規劃。達亥說自己不怕累,「能夠為自己的家鄉付出,讓台東登上國際舞台,每次的飛行都富有意義。」

 

 

 

About Ir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