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Taiwan / 《碧路‧藍旅》06. 濁水溪畔沒落貴族 再現藝代風情-雲林西螺

《碧路‧藍旅》06. 濁水溪畔沒落貴族 再現藝代風情-雲林西螺

 

Banner Yunlin

 

位於濁水溪南岸的雲林西螺鎮,因河川泥沙淤積形成了幅員廣大的沖積扇。土壤肥沃、物產豐饒,自古以來便是農業重鎮。經濟帶動了地方的教育與文化發展,早年西螺文風興盛,「振文社」、「菼社」等詩社蓬勃發展,文人雅士們齊聚一堂歌詠吟唱……

隨著時光流轉,小鎮在歷史洪流的推移下,雖褪去了大戶貴族的光環,卻披上了一襲名為「藝術」的新衣裳。跟隨著InDetail的腳步,走訪雲林西螺鎮,穿梭於老街的巷弄與磚瓦間,探訪在地的新故事。如今的西螺,不僅有濃厚沉郁的醬油香,更多了一股新舊交融的藝文味兒!

 

Text: Eileen Hsu  Photo: Roger Wang / 螺陽文教 / 御鼎興

 

1
西螺延平老街上,巴洛克與現代主義融合的建築林立。

 

背負西螺大橋的女人-何美慧

 

踏入西螺鎮上的延平老街,立面的洗石子、貓頭鷹窗框、騎樓牆面上的泥做浮雕…每處細節皆訴說著往日的風華與繁盛。在老街中段,矗立著一座氣派的樓房,來往的行人無不為其精細的巴洛克雕飾所讚嘆。這座擁有近百年歷史的老街屋,前身為捷發乾記茶莊,如今為「螺陽文教基金會」的所在地。

「當初進來這兒時,鋼筋裸露、木材被白蟻蛀食,下雨天還常會漏水。」螺陽基金會董事長-何美慧說道 「費了好大一番心力,才將老街屋修繕成現在這般模樣。讓茶行的歷史與故事自此不被深鎖在大門內。」

 

8
延平老街上的捷發乾記茶莊,現為螺陽文教基金會所在地。右為基金會董事長何美慧。

 

身為在地西螺人的何美慧,從小生長在東市場旁。年輕時至台北念書、闖蕩,幾年下來也闖出了一番名堂。不僅開過廣告公司,也曾經營台式古董家具的買賣。「在三十多年前,販售台式老家具可是一門相當新潮的事業!」她笑道。事業經營的有聲有色的何美慧,嫁給了同為西螺人的丈夫。體念到公婆年事已高,為了家庭,在三十二歲那年放下一切,毅然決然地返回故鄉西螺。

腦海中,延平老街東市場旁繁盛喧鬧的景象仍記憶猶新。何美慧回到鎮上後,老街卻如沉寂的死城,少了過往的活力與人潮。一棟棟破敗凋零的街屋,隨人口外移而大門深鎖,將老屋的歲月與歷史也鎖在裏頭。「在我小時候,西螺曾興起一股出走潮。家裡環境較好的,家長都會把小朋友送至外地念書,有很多人就不回來了。」她回憶道。西螺的建設發展不足,年輕人苦無就業機會與資源。這一出走,許多人便選擇留在異鄉打拼。學設計出身的何美慧,感嘆於故鄉擁有如此深厚的文化底蘊-七嵌武術、布袋戲、詩社書院等皆曾繁盛一時,遂決定與一幫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成立基金會,推廣西螺在地的文化。

 

3
西螺擁有深厚的文化底蘊-七嵌武術、布袋戲、詩社書院等皆曾繁盛一時。左為三級古蹟-振文書院。

 

成立初期,以舉辦音樂會、畫展、演講等藝文活動為主。民國87年,基金會發起了西螺大橋的保存活動。「當時大橋的鋼骨皆已鏽化,卻無人去管理與保養。再加上鄰近新建的溪州大橋,取代了它的台灣南北交通樞紐地位。拆除大橋似乎已是早晚的事。」何美慧說道。

橫跨濁水溪的西螺大橋,曾有「遠東第一長虹」的美譽,長度僅次於美國的金門大橋,是當時世界上第二大橋。西螺大橋最初於日治時期興建,後因二戰爆發,中止建設。民國四十年,在美國金援及技術協助下,才得以繼續興建。如今,橋上還得以見得「中美合作」的標記。大橋濃縮了台灣近代的歷史,也成為了西螺人對於家鄉共同的情感依歸處。

 

 

「西螺大橋曾是我們引以為傲的地標,絕對不能拆!」何美慧說道。敢言敢為的她,為了替西螺的建設與文化發聲,並且更了解公部門的運作,進入了雲林縣政府的文化處工作。「我待了四年,雖然只是擔任小小的課員,但能夠替故鄉盡到一份力,就覺得很值得。」職位雖不高,但何美慧用盡心思,積極想讓台灣,甚至是世界看見西螺。

在她的賣力奔走與遊說下,遷走了大橋前原本臭氣熏天的豬寮,改建為飄散咖啡香與樂音的休閒廣場。當政府辦理亞太文化之都的活動時,何美慧極力勸說長官參加。「外國的大使跟記者會來到雲林,這不就是最好的免費宣傳嗎! 我們當然要參加。」她豪爽的笑道。

 

12
西螺大橋化身藝廊,接連舉辦攝影展、雕塑展。

 

保存下大橋後,何美慧也與基金會的同仁們開始構思未來大橋可以做什麼用途。「大橋全長約兩公里,作為一座戶外藝廊再合適不過了。人們可以迎風、看著夕照,在滾滾溪水旁,漫步在橋上欣賞藝術品。」她說道。看似不切實際的理想,在何美慧手中一一成真。十幾年來,基金會舉辦大橋文化節,多次在橋上舉辦雕塑展。過去曾展出朱銘、楊英風等作品。近來何美慧更遠赴北京拜訪知名藝術家-艾未未,成功簽訂合作同意書,未來將可以在西螺大橋上欣賞到大師級的作品。

 

1
由西螺大橋舊鋼骨所利用製作的公共藝術品。

 

除了將西螺大橋成功化身大型戶外美術館外,老街上破敗凋零的街屋們,也是何美慧想以「藝術」改造西螺的一大重點。她尋訪老街屋的屋主,說服他們將屋子重新活化利用,並從中媒合店家進駐。「這些老房子,就是西螺最好的藝術資產。老街要有特色,就得找出屬於自己的“西螺味”。」何美慧解釋道。

而老街的核心東市場,原已荒廢多年。基金會廣邀國外藝術家、在地文創工作者進駐。過去傳統的菜市場,如今化身為充滿藝文情調的文創市集。「西螺要做文藝復興,可千萬不能自絕於國際之外。每年我們都會邀請外國志工來做文化交流」她補充道「曾有志工來到這,寫信回家說一個月都花不到餐費,因為鎮上的人都太熱情、太好客了!」

 

10
在何美慧與基金會同仁的努力下,老屋重獲新生。中圖為螺情滷味,右為永豐米糧行。

 

自台北返鄉的何美慧,與螺陽文教基金會的同仁們花費21年的時間,努力與在地對話、溝通,陸續打開了65間老房子的門,讓屬於西螺的文化與歷史不再深鎖在宅院內。更保存下西螺大橋,以「藝術」替純樸的小鎮帶來全新的氣象。

「每打開一間老屋的門窗,我們都希望是往對的方向經營,讓對的人進駐。慢慢來、慢慢耕耘,不急的。」何美慧笑道。西螺大橋下,川流不息的溪水,混雜著泥沙,急促向前。西螺小鎮宛如一顆待琢磨的珍珠,蘊含著深厚的歷史底蘊,在滾滾濁水溪畔,兀自散發幽微的光芒。

 

 

「冷冷燒」的醬香味

 

走在西螺街上,隨處可見販賣醬油的店家。水質與氣候造就了此地「醬油王國」的美譽。在眾多醬油大廠的環伺下,一家位於田中央的小工廠-「御鼎興」,卻以慢工細活的醬油,走出了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父親那時候過世得太突然,還來不及將技術全部傳給我們,就先走一步了。」醬油爸爸-謝裕讀說道「剛開始煮的時候,因為技術不純熟,醬油還會分層。十幾年來我跟太太自己摸索,從失敗當中慢慢累積經驗。」

 

DSC_4340
醬油爸爸-謝裕讀與妻子邱碧惠。

 

堅持傳承父親手藝的醬油爸爸,從挑選黑豆、製麴,到最後的柴燒,每個步驟皆遵照古法。手工柴燒不但耗時費力,與其他擁有自動化生產設備的大廠比起來,產出的醬油量少,價格也貴上許多。踏入醬油爸爸的製麴工作室,這兒是製作醬油的開端。製麴時會將拌勻麴菌的黑豆,放置在木製麴房之中,讓麴菌在適當的溫度與濕度下成長。「製麴的時候,不能心急。以前阿爸常說要“冷冷燒”,不能升溫升太快。」謝裕讀解釋道。

語畢,他拿起溫度計示範如何為麴菌們量體溫。「照顧這個就像顧小孩一樣,超過三十八度就算燒過頭了!」養麴的成敗影響著醬油爸爸的心情,妻兒們皆笑說成不成功,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麴,而不是看漂亮的老婆。」謝裕讀笑道。

 

1
製麴時會將拌勻麴菌的黑豆,放置在木製麴房之中,讓麴菌在適當的溫度與濕度下成長。

 

發酵完成後的豆麴,緊接著要「落缸」。拌入白花花的粗鹽,放入陶甕,在日光曝曬下封存四至六個月。隨著醬油爸爸的腳步來到後院,放眼望去是一個個大小不一的醬缸。這些醬缸有些自父執輩時代,便開始沿用至今。上頭還清晰可見以水泥填補裂縫的痕跡。接著他走向一缸下甕數月的豆豉,搬開上頭沉重的蓋子-甘醇的醬香味撲鼻而來,腦海立刻浮現出一碗熱騰騰的白粥,淋上琥珀色醬油的誘人畫面。

 

9
將發酵完成後的豆麴,拌入白花花的粗鹽,放入陶甕,在日光曝曬下封存四至六個月。

 

然而要製成醬油,最後還得歷經「柴燒」這一步驟。在大灶底部放入木柴,以文火細熬四個多鐘頭,期間還須不時攪動及調節火喉。「以前大灶在家庭中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人們會用它來煮菜、燒水」醬油爸爸說道。只見大灶底下的柴火,劈哩啪拉、燒得正旺,燠熱的工廠內,他汗流浹背地為我們解釋每一道工法。現今的醬油工廠多使用鍋爐,與柴燒相比,能節省約四倍的時間。但謝裕讀仍堅持遵照古法。這股憨勁,讓他的醬油不僅嘗來甘醇,更有時間淬鍊後的深沉香味。

 

8
在大灶底部放入木柴,以文火細熬四個多鐘頭,期間還須不時攪動及調節火喉。

 

「以前沒有自己的地方,都是用租的。醬缸、木柴分別租放在不同的地方」醬油媽媽-邱碧惠回憶道「租約到期、租金漲負擔不起……前前後後我們一共搬了九次家」她苦笑道。醬油爸爸曾因找不到適合的場地,一度萌生退意,但在苦思了一天一夜後,仍覺得不能讓家傳的醬油事業,就這麼斷送在自己手裡。本以為可以卸下重擔的醬油媽媽,雖叨念著製醬之繁瑣與辛苦,仍協助先生完成其理想。

十幾年來,夫婦倆鑽研製醬之餘,還得送貨、做代工貼補生計。家裡兩個兒子從小跟著幫忙做醬油,自有記憶以來,家裡頭總是瀰漫著黑豆發酵的香味。釀醬油時,搬運黑豆、醬缸等粗重的工作,辛苦的程度非一般人能想像。兄弟倆甚至還犧牲了畢旅、園遊會等與同學玩樂的時間,用青春時光換取這一缸缸濃郁的醬香。

 

 

做醬油雖苦,但兄弟倆仍選擇回來與爸爸一起打拼。將來還預計製作醬油的周邊產品,用年輕人的創意,替傳統產業注入新意。「我們比較理想化一點,希望不只是做出“好”的醬油,更是“好吃”的醬油。」醬油爸爸說道。堅持古法、製作醬油的謝裕讀一家人,不以大量生產、快速獲取利潤為目的,靠著慢工出細活,熬出醇厚芳香的琥珀色佳釀。在充斥著食安危機的台灣社會,更顯其真誠與可貴。

 

土地上的藍橢圓

 

在第六條路線中,我們看見了「御鼎興」遵循古法再以現代科技輔助,只為做出真正好吃的醬油;曾為重要的交通運輸樞紐的西螺大橋,搖身一變成為世界最長的藝廊,是多麼值得鼓勵的堅持和勇敢。

隨著世代的變遷和進步,人們不斷求新求變,寄予了一份希望,在於賦予事物一個新的存在價值和意義,讓不可能化為可能。

從汽車業起家的Ford,歷經百年來的變遷,著眼於現在,也探索著未來。Ford在百年多前,運用流水生產線大量生產了Model T,實現人人都能擁有汽車的夢想;今日,Ford將最實用的科技配備運用在大眾車款中,讓科技不再是遙不可及。關於未來,駕駛汽車將只是其中一種移動方式,Ford相信未來人們的移動方式將與現在大大不同,並期望以「Ford智慧移動解決方案」計畫發掘新世代移動需求的可能性。未來,你我將會用不一樣的角度,體會生活,也用更不一樣的方式,享受生活。

 

Ford Smart Mobility Experience
Ford Smart Mobility Experience

 

Ford Taiwan Faceook

Ford 官網

Ford Love Taiwan移動全紀錄
 

 

更多《碧路 · 藍旅》專題系列報導:

導讀

01.心在的地方,家就在。
循百年古道走進充滿人情味的「家山」-深坑炮子崙

02. 太平洋沿岸的不老風景-貢寮、卯澳

03. 大安溪孕育台式美學-苗栗苑裡

04. 在重生之後 書寫臺灣生命力-南投魚池

05. 旅行的意義 東臺灣生活態度實踐家-池上、鹿野

06. 濁水溪畔沒落貴族 再現藝代風情-雲林西螺

07. 造訪香蕉新樂園 來聽蕉農們的搖滾之歌-高雄旗山

 

About Eileen